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彩票

旗下栏目:

不是老人们变傻了,而是傻人们变老了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13
摘要:当下针对中老年人的骗局层出不穷,身边的受害者不计其数。但是作为一枚受害者家属,我同样认为“不是老人们变傻了,而是傻人们变老了”。

前阵子流行一句话,“不是老人们变坏了,是坏人们变老了”。

当下针对中老年人的骗局层出不穷,身边的受害者不计其数。但是作为一枚受害者家属,我同样认为“不是老人们变傻了,而是傻人们变老了”。

中国大妈的神奇在自媒体渲染下,披上了神话外衣,都讲她们上过山下过乡,战过天斗过地,勇往直前志不渝;据说她们推高了金价,炒热了比特币,只要她们出手,什么世界金融大鳄,国际商业巨头都要瑟瑟发抖。真是东风吹,战鼓擂,中国大妈怕过谁。

不幸地是,我妈就是传说中“中国大妈”里一员骁勇善战的猛将。

我不觉得中国大妈有那么多神奇的能力,但确实相信数量庞大的大爷大妈为“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撑起来了养生保健以及投资、营销骗局的半边天。他们往往一人受骗,组团入局,是不折不扣的中老年韭菜。

根据8年前第十次人口普查的结果,当时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1.776亿,已占人口的13.26%,中国是全球唯一一个老年人过亿国家。按民政部2017公布的数字,2016年老年人占比达到16.7%。很多研究机构的数字则显示,这两年中国老年人占比已经到达19%。

如果把接近退休年龄的男女人口加上,中老年人的数字是非常惊人的,每年骗子从他们身上薅掉的钱财简直是天文数字。实际上针对中老人推销昂贵的养生保健品和高回报理财产品,已经形成一个庞大产业。

过去两年多,我妈在一个互联网金融诈骗项目的投资上亏损了30多万,当然这个金额未必准确,因为她最初告诉我时只有10万,后来挤牙膏式地不断抖出新数字。根据多年经验,她上报到我这里的最终亏损数字,往往只有真实金额的百分之七八十。

为什么不肯说真话?老人家要面子啊,以前把牛吹得太大,怕被我嘲笑。

我妈不同于普通大妈,自己投资一个项目,无论赚了赔了别人闷不坑声儿。我妈厉害之处在于,她的推广能力超过金牌销售员,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和坚毅不屈的精神,每次受骗都要把身边一大群亲戚朋友拉下水。她这么做不是为了谋取利益,是为了推荐“好东西”和“好项目”给大家分享,让大家受益,事实上她没有一次从中赚取到个人利益。可见,古道热肠又大公无私的大妈才是中国大妈中的战斗机。

很多时候我妈狂奔在受骗道路上,其实有人劝阻,但事实证明劝说是徒劳的。

有次我妈得意洋洋向我介绍她新到手的一款神器,名叫“纳米能量活水养生杯”,声称有抗菌、净化及活化水分子的能力,用它喝水保证百病不生,长命百岁,在其他大妈朋友推荐下,以799元的六折优惠价抢购到手。“不赶紧买,活动期一过,就是原价了,可能还买不到,”她严肃地说。

听杯子的名字就哭笑不得,最令我震撼还是外观,散发出八十年代建设四化时期的审美气息。我说,哪有如此神奇的杯子,还能改变水分子结构,这东西淘宝上也就三四十元一个,还滞销呢,只不过人家重新修改外包装,加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噱头,你居然信了,赶紧拿去退了吧。当然,我得到的回复通常都是“你不懂,不了解”。

有阵子我妈每隔段时间就开心地告诉我们:“我又给我孙子买了一个保险”,什么我儿子未来结婚能拿多少钱,读大学能拿多少钱,退休时又能拿多少钱。都是她大妈朋友互相推荐的,她的工资有快一半拿去交保险了。我最后以哭腔哀求她:“我们儿子的未来我们会规划,你们管好自己就行了,几十年后的事儿,你操这心干嘛。”

我妈因为性格热情,闲不住,以前她有个袖珍电话本,时常掏出来,拨通当时能想到的亲戚朋友和同学同事电话,跟人拉家常能唠上半天。为了给她省电话费,我帮她装上微信并教会她如何使用,她开心地加上了一拔又一拔老朋友。

不久以后我就后悔了,我妈在朋友圈疯狂刷屏。《吃好这颗大蒜保你不进医院》、《生姜堪比还魂药,可惜99%的人只当作料》、《喝好这杯白开水治好百种病》、《重磅内幕!国家将砸万亿建设XX市》……这些帖子都是她从微信群和朋友圈看到的,毫不犹豫就转发了。

我特别渴望我妈哪天能转一条真实准确的帖子,最初我看她转发这些不靠谱信息,会针锋相对转发辟谣信息到家中小群里。她虽然不会反驳,但似乎根本不点开看,看了估计也没当回事儿,正经帖子激不起她的点击和转发欲望,完全坚持了“非谣不信,非谣不转”两非原则。

当时受我妈朋友友圈启发,我写了一篇传播甚广的帖子《微信朋友圈两大暗黑势力》。比较幸运的是,知道我不喜欢这些帖子,我妈不会单独发送给我。一个朋友看到文章后跟我诉苦,说她父亲不仅每天专门大量发送神奇养生帖子给她,还会定时打电话来催问她看了没有。另一朋友则说,你妈算好的,我省吃俭用一生的外婆,最近花5万多买了张“雪玉冰床”回来,天天趴在上面攒内力。

十年前花八千元买的“减肥蒸汽浴池”,第一次用耗费半个小时才装满水,第二次用漏水后把屋子给淹了,我妈觉得用起来太麻烦太费水,把它扔在杂屋房里吸灰去了。家里杂屋间还有上千元的电子健腹减脂带、两千多元的震动减肥机、电磁睡眠仪等稀奇古怪的东西。

我妈生活中是很节俭的,买衣服超过两三百就赚贵,出去吃饭人均五六十她说不划算,但把钱送给骗子一向有豪爽气概,经常舍不芝麻却大方地丢掉西瓜。

有段时间我妈跟我们生活。某天我醒来,发现一个陌生人抱着东西走出家门。我洗漱完到厨房一看,家里两千多元的煤气灶变成了一个破烂煤气灶。我妈嫌保洁公司洗煤气灶太贵,在菜市场门口看见一老头挂牌说清洗只要10元,就把他领回家了。老头跟我妈回家路上还问:“家里有年轻人吗?”我妈回说:“有的,在睡觉,你洗你的。”

老头进家后说煤气灶坏了,漏气的,随手从煤气灶底部掏出一张标签递给我妈:“这是厂家电话,你打电话人家会来修,等修好了我再来给你洗。”厂家服务真是及时,接到手机10分钟后就来了个年轻人,检查一遍说重要零件坏了,要抱回厂里修,十天后送回,可以换上一个老灶先用着,还从我妈那里要走了1500元押金,等送灶回来时归还。

我听完叙述气儿不打一处来:“咋那么傻啊,你被骗了,这是骗子。再说,他抱走你家那么贵的煤气灶,你给他押金干嘛,是他给你押金啊。”为这事儿我们吵了一架,她说我心眼小,看谁都像骗子。她其实心里没底,但一惯嘴硬:“跟你打堵两千元,十天后人家一定送回来,是按照厂家标签上的电话打的,怎么会被骗。”

每被骗一次,我妈才能消停一段时间,等恢复好元气再继续折腾。

两年多前,我妈突然开始大谈特谈互联网金融投资项目,把我吓了一跳。“纳尼,你连电脑怎么开机,网上如何支付都不懂,还敢玩互金啊?”这个项目是我姨妈介绍的,我姨妈也是一颗战斗力非常强悍的大妈韭菜,她家的杂屋间曾堆了一满屋的盐,她在微信上听说产盐区受汶川地震影响,今后好多年吃不了盐了,去抢了两推车回来。

那个所谓互金项目是这样,假如投10万,每月返还8000多,按日打到账上,一年返完本金后每月再按原额返还一年,同时能获得积分,叫“X豆”,可以在该项目举办的商城里购物充当代金券。我说你怎么能信这个,现在哪个行业有这么高的利润率,如果有这种好事儿,银行早就办不下去了。我妈说:“怎么可能假呢,我每天晚上打开手机软件看,钱都准时打进来,天天都有,不可能假的。”

“这是庞氏骗局,你难道看不出来,”突然想到,她不知道什么庞氏骗局,然后从这个名词解释开始,一直说到各行业利润状况,江湖骗子各种套路……她一直没吭声儿,我觉得收到说服效果了,劝她赶紧把钱撤回来,道过晚安,安心睡觉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照例刷一下微信,我惊呆了!我妈给我发来了七八个帖子,有关那个互金项目的介绍:老板在什么全球XX论坛上的讲话,老板跟各届名人合影,央视财经报道对这个项目的报道,还有一篇帖子说“X项目是人类互金和电商的未来,马云和淘宝都将被淘汰”。所谓央视报道的视频是剪辑合成的,有模有样,现在的骗子确实与时俱进,搁一般年轻人也未必看得出来,何况大妈乎。

头天晚上讲得口干舌燥,全当耳边风了,好一颗顽固的韭菜。我对我妈参予这些事儿,态度上有这么一个历程:随意提醒——耐心解释——愤怒争吵——冷静劝说——彻底放弃,希望她被骗得惨一些。

那段时间,我妈可能坚信晚年将发一笔大财,谁也求不着了,态度日益趾高气昂。她不断追加钱投进去,每晚看着进账的数字,甜美进入梦乡。逢人便数落我:“那儿子吧,好心给他推荐发财机会,没落个好还总被他批评”,所以不怎么搭理我。

我妈忽然用钱大手大脚起来,一套杯盘1000多元;一个炒锅800多元;一个电视柜上的小雕塑1500多元……这些都是她在那个项目的商城里买的,多是杂牌货。“贵吗,不贵啊,我觉得生活就是要追求品质。”我懒得说她,私下跟媳妇讲,这些玩意儿在淘宝和京东上,价格比这便宜十倍,而且是品牌货。

我知道我妈的推广能力,特意多次提醒我岳父岳母,不管我妈说得如何天乱乱坠都要坚持“不相信,不投钱”。结果,我又被打败了,后来从小舅子那里知道,岳母在我妈一再劝说下,拿了五万元砸进去试试水,几个月后那个项目跑路了,岳母还要求大家瞒着我。惨烈的真相还在后头,我发现我干妈、我舅舅、我表姨、我发小的父母……纷纷被我妈拉下水。

项目跑路前,有段时间每日打到账上的金额已经大幅度缩水。我妈自己忍不住,清了几次嗓子,扭扭捏捏对我说“那个,那个……X天下啊,可能有点不行了,本金也退不了”。我说你不是要发大财了吗?“谁想到呢,天天都返还那么多利息的,谁想到,”她每次被骗以后说得最多的一句就是“谁想到呢”。

“我想到了啊,提醒过你没有,”我强忍怒火冷静地说。她回道:“哎,也不是完全没希望,人家说了只是暂时遇到困难,再说我手头还有好多X豆,项目方说愿意出钱买我们手里的X豆,就是价钱有点低。”我劝她,不管价钱有多低,把X豆全卖了转钱出来,能救出两三万也好。她居然说:“不行,我还是要赌一把,等等看。”

听到这儿我什么都不想说,转身走了。后来的故事也无需详述了,我妈把积蓄全部败光,一度手头非常拮据,幸好她有退休工资可以维持。最近在学习一种“按摩穴位养生”的功法,并疯狂迷上了做酵素,逢人便推广,已经帮厂家卖出上百个酵素桶,当然一分钱报酬没有,好在她的新爱好花不了几个钱。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