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免费小说

旗下栏目:

家有悍妻怎么破_ 第1319章 意想不到(2)-笔趣阁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2-25
摘要:六月浩雪小说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1319章 意想不到(2)在线阅读。
    清舒想了许久,也没想到傅敬泽什么时候与易安有过交集。

    符景烯回来的时候看见她眉头紧锁,问道:“碰到什么难事了?”

    清舒摇摇头道:“没什么,咱们吃饭吧!”

    吃过晚饭,夫妻两人如往常一般带着福哥儿去花园散步。符景烯发现她总是心不在焉的,就知道这事不小了。

    哄睡了福哥儿,符景烯问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这般为难?”

    清舒将傅敬泽的事说了,说完后她很是不解地说道:“我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他为何会相中了易安?”

    不是说易安不好,而是傅敬泽与易安的性子南辕北辙。这也是为何傅敬泽说有喜欢的人时,清舒完全没往易安身上想。

    符景烯笑着说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有的喜欢柔弱的有的喜欢刚强的,他会喜欢邬易安也没什么奇怪的。”

    傅敬泽的性子有些软而邬易安比较强势,他很可能就是被邬易安的性子给吸引了。

    清舒苦笑道:“他喜欢易安这个没错,但他想让老师去邬家提亲啊!”

    符景烯赞叹道:“勇气可嘉。只是像邬易安这样的女子,不是一般人能降服得了。”

    这话清舒不爱听了,她说道:“娶媳妇是为了降服她吗?你以前是不是想过要降服我?”

    符景烯看着她炸毛的样子觉得特别可爱,亲了她一口道:“我早就被你降服了,你让我往东我绝不会往西。”

    清舒哼了一声道:“油腔滑调。”

    符景烯搂着她说道:“这事成不了,邬易安看不上他,你完全没必要为此事烦闷。”

    “我知道这事成不了,我就是担心老师。”

    符景烯沉默了下说道:“知道为什么那些大户人家在子嗣满了四岁以后,要将他们挪到前院去吗?”

    这个清舒还真知道,她说道:“因为男孩子长于妇人之手大部分性子比较弱。”

    并不是对女子待有偏见,而是因为女子天心思细腻性子柔软。孩子跟在身边长大,耳濡目染之下会大受影响。

    清舒苦笑一声说道:“老师也知道他的性子有些软,所以就想给他娶个精明能干妻子,只可惜一直没寻到中意的。”

    “清舒,这事你别插手,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婚姻的大事。”

    清舒点头道:“我明早去问下易安,将结果告诉他也好让阿泽死心。”

    符景烯笑了下说道:“傅敬泽又不傻他能不知道易安没相中他了,他之所以说出来就是希望你能劝服邬易安。”

    清舒摇头说道:“他根本不是易安喜欢的类型,我不可能劝的。”

    符景烯说道:“你明日就是将结果告诉他,他也不会就此放弃的。”

    清舒不由蹙起了眉头:“喜欢一个人是没错,但若明知对方无意还纠缠不休那就让人生烦了。不过,我相信敬泽不是这样的人。”

    符景烯没对此发表意见,只是说道:“你虽然跟他认识十多年,但真正了解他的是傅先生了。”

    想着傅苒之前说的话,清舒不吭声了。

    符景烯说道:“清舒,如今殿试已经晚了他也该搬回去了。”

    清舒点点头。

    第二日吃过早饭清舒就去了国公府,一到易安的院子就看见她正舞着一根圆润的短棍。

    清舒脸都变了,走到她身边道:“你怎么回事?秦爷爷不是说了你不能做剧烈运动,你怎么还练起棍法了?”

    易安将棍子放下,接了墨雪递过来的帕子擦了下汗:“我只是双手挥舞着棍子人站着没动,这不算剧烈运动。”

    “问过秦爷爷了?”

    易安点头道:“他说可以,但不能太长时间。清舒,我这两年都没动了手软绵绵的没力气。咳,再这样下午我要成为废人了。”

    “胡说八道什么啊?你现在这样已经很厉害了,若换成是我现在肯定还躺在床上养伤呢!”

    她真的很佩服易安,康复的过程那么艰难她都没喊过一声苦,这份毅力真的没几个人及得上。

    易安将帕子丢在棍子上,问道:“你最近忙得脚不沾地,今日怎么有空过来看我?”

    “想你了。”

    易安撇撇嘴说道:“少哄我了,你真想我了肯定会将福哥儿一起带过来。说吧,找我什么事?”

    认识这么多年,谁还不知道谁啊!

    清舒笑着说道:“什么都瞒不过你。易安,找你确实是有事,我们进屋说吧!”

    进了屋,易安很没形象地坐下靠在椅子上:“什么事,说吧?”

    清舒看着她这个样子,笑了起来:“我还真有些开不了口。”

    易安率性又洒脱,而敬泽一直都被各种规矩所束缚。就如老师所说,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过也可能是这种差异让敬泽喜欢上吧!

    咦了一声,易安看着她道:“让你开不了口?让我猜猜会是什么事?嗯,不会是想给我做媒吧?”

    “猜对了,真是来给你做媒的。”

    易安双手一摊开,说道:“只要对方武功不低于符景烯,我立马去见,若是没有那就别白费功夫了。”

    清舒笑着摇头道:“你若不降低要求,这辈子真会嫁不出去了。”

    易安很不雅地翻了一个白眼了:“你的意思这世上没人打得过符景烯了,他武功天下第一了?”

    清舒笑着说道:“那倒没有,只是武功比他好的都上了年岁的,不少孙辈都有了;至于说年轻的暂时还没发现。”

    “那就不嫁呗,反正我已经跟斓曦说好了,若他这胎还是儿子将来就给我养。”

    清舒问道:“三哥答应了吗?”

    易安一脸嫌弃地说道:“没有。小气吧啦的,说什么抢他儿子算什么本事,自个生个儿子才厉害。我倒想呢,可没男人我怎么生呢?”

    说完这话,易安看向清舒:“不扯了,你找我到底什么事,不会真给我说媒吧?”

    清舒嗯了一声道:“你也认识的,我师弟敬泽。”

    易安一脸诡异地看着她,问道:“你不会想撮合我跟你师弟吧?要这么这么想,那白瞎这么多年姐妹情分了。”

    她这个反应完全再清舒的预料之中,清舒说道:“不是我要撮合你们,是我师弟说喜欢你想娶你为妻。”

    易安听了哈哈大笑。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