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免费小说

旗下栏目:

头狼_ 2850 压不住的暴脾气-笔趣阁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1-05
摘要:寻飞小说头狼 2850 压不住的暴脾气在线阅读。
    “新boss?专门针对我们的?”

    听到叶小九的话,我鼓着腮帮子吹气。

    “是不是专门我不清楚,但针对你肯定没得跑。”叶小九点点脑袋道:“你赶紧回忆回忆,以前搁什么地方得罪过这样的大拿,我跟你说哈,这位新boss贼特么有性格,上任到现在为止,没有参加过任何个人和单位的饭局,就连老熊要给他开个迎新会,都被他给婉言谢绝了,你想想看,这样的人得有多难办。”

    我吸了口烟呢喃:“不能吧,我虽然贱不拉几的四处树敌,可这种吨位的选手,通常都是躲着走的啊,难不成又是天弃的篮子?”

    边说话,我一边在脑子里迅速将我所有认识的所有巡捕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从崇市的警花王志梅再到山城的辣手神探李泽园,这帮人跟我的关系都不算太差,虽然骨子里全是正义感爆棚的人民卫士,但绝对不会只单单针对我。

    “好的,好的..我们这就过去。”另外一边,秀秀姐挂断电话,柳眉拧皱朝着我道:“朗朗,咱们得赶紧过去一趟,举报咱们的顾客刚刚差点和保安发生冲突,警方也介入了。”

    “走吧,我坐你车。”我点点脑袋,朝着叶小九轻声道。

    坐在车里,我思前想后良久后,最终还是打消了给老熊去个电话的念头,这种事情说穿芝麻绿豆,平白无故的借老熊一回人情属实不划算。

    况且在我看来,所谓的矛盾,无非就两点原因:钱没到位,关系没到位。

    坐在车里,我搓了搓腮帮子,特别上火的念叨:“唉,真得赶紧想办法把磊哥和元元弄出来,他们要是在的话,这点鸡毛事儿,压根不用我上场。”

    “谁说不是呢,这段时间别说是你了,我整个人都跟着跑瘦了一大圈。”叶小九认同的点点脑袋,猛然间想起来什么一般,歪脖笑问:“话说,你是怎么搞定詹战的?别告诉我,区区一个詹俊就给他拿下了昂。”

    “不然呢?”我故作高深莫测的龇牙一笑。

    “这话糊弄小孩子行,骗你大爷我差点意思。”叶小九“哔哔”按了两下车喇叭道:“但凡能坐到詹战那个位置上的人,不说全都跟和尚似的抛去了七情六欲,通常的儿女私情很难左右他们,况且你要是真敢拿詹俊说事,我估计现在应该已经在帮你筹办头七了,我家那群老古板评价詹战,狠如毒蛇、狡诈似狐,这个人天生就是为了爬上去而诞生的。”

    “其实他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我简单回忆一下当天和詹战碰面的画面,掐着嗓子道:“无论性格有多善变,他撑到底还是个人,始终没办法完全脱离人该有的一切欲望和幻想,最主要的是我们很相似,都不愿意稀里糊涂的变成谁的棋子。”

    “地作棋盘、日月为子,谁人不是棋子,只不过有的棋子略高一级,大步多数棋子泯然于众罢了。”叶小九摇摇脑袋道:“不管怎么说,恭喜你逃过一劫,也恭喜我和远仔眼光不拙,但是朗朗,想要卓尔不凡真的很难。”

    “难就代表着有机会,有机会就代表着失败率只有百分之五十,一半成功率的赌注为啥不博一博。”我降下来车窗玻璃,任由外面的凉风灌入车内,朝着叶小九吧唧嘴巴道:“来九哥,放首最嗨的曲子,奶奶个哔的,到自己地界上了,还不许我狂一下子嘛。”

    叶小九摇了摇脑袋:“我车里没有嗨曲。”

    “快鸡八点昂,再磨磨唧唧,晚上真去你的破酒吧搞团建。”我意气风发的催促。

    半小时后,伴随着叶小九车内最欢快的“好日子”,我们来到位于花都区的二号店,此刻店门口车水马龙的堵满了人,有身着各种工服的各单位人员,还有我们酒店的服务员、保安、厨子,不少路过的吃瓜群众也纷纷抻着脑袋挤热闹。

    “麻痹的,你要早告诉我,你车里的嗨曲就一首今天是个好日子,老子打死不带坐你车的。”我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愤愤不平的摔门跳下车。

    叶小九绝对是个奇葩,车里除了几张我不认识的英文钢琴曲,就是一首《好日子》,关键是这货用一首歌刻了整张盘,给我听的直接有点上头。

    吐了口唾沫后,我歪着膀子径直朝人堆里扎了进去,同时梗脖吆喝:“来来来,都让一下,我是酒店的负责人,有什么事情跟我说。”

    一个脸上挂着泪痕,岁数不过三十的姑娘马上走到我旁边解释:“王总,我是二号店的大堂经理,事情是这样的..”

    没等女孩说完,一个剃着平头,长得五大三粗,满脸全是麻子的中年汉子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直接一巴掌推搡在姑娘的胸脯上咒骂:“死三八,你解释你麻,我在你们酒店住了一晚上,结果床下发现七八只死老鼠,把我老婆都给吓病了,你解释的清楚吗?”

    “哎呀..”

    女孩摔了个趔趄,脚后跟没踩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赔钱!”

    “不赔钱,我们就告到省里面去。”

    “就是,我还不信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同一时间,八九个打扮的溜光水滑的小青年一股脑围拢过来,一个个恨不得要吃人的模样。

    我拿身体挡住那帮家伙,抻手将女孩拽了起来,同时朝着不远处几个正在询问我们酒店保安的捕快喊叫:“巡捕同志,这事儿不归你们管吗?”

    一个捕快皱着眉头回答:“稍等一下,我们问完就过去。”

    “哦。”见到对方这种态度,我没再多言语任何,也从他们身上收回来目光,继续朝着女孩问:“发现死老鼠以后呢?”

    女孩擦拭一下眼角的泪痕,哽咽的回答:“保洁部经理马上处理,王总我可以对天发誓,咱们酒店的卫生一直很严格,段总之前指定了多项卫生考核标准,所以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放你娘狗屁,你意思是说老子栽赃陷害吗?”刚刚推到女孩的那个壮汉又凶神恶煞一般挤了过来,唾沫横飞掏出手机道:“幸亏老子拍视频了,不然还真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人家都说头狼酒店的后台是灰社会,今天我算领教了。”

    我不耐烦的回过来脑袋,直接怼了一句:“这位猪头肉先生,我在询问我的员工,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理找讲理的地方说去,咱们不需要沟通,OK?”

    麻脸壮汉瞬间瞪眼,抻手一把揪住我的衣领低吼:“你他妈骂谁猪头肉呢?”

    “同志?”我再次回头朝着不远处的几个捕快吆喝:“这边都快出人命了,您能受累先过来一趟不?”

    刚刚回应我的那位捕快又回头应付一句:“催什么催,案子不得一件一件问吗?你们的保安刚刚和住户发生纠纷在先,等着吧。”

    “哦。”我漫不经心的点点脑袋,猛然抬起膝盖,做出一个提膝的动作,直接“咣”的一下磕在麻子脸壮汉裤裆上,接着回头又是一记重踹“嘭”的一下蹬在另外一个小青年的肚子上,随即提高调门:“所有保安听令,给我把这群没素质没教养,打咱们员工的地痞流氓给我就地放倒,跑特么一个,集体去财务那儿结工资滚蛋..”

    “干特娘得!”

    “麻了哔,忍你们很久了..”

    随着我话音落下,那几个正被问话的保安和旁边维持秩序的保安一股脑扑向几个青年,甚至还有几个服务员也跟着掺和进去。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马上给我住手,不然全把你们带回去..”

    几个捕快慌了,忙不迭冲过来拦架,我挡在刚刚回应我的那位,皮笑肉不笑的努嘴:“你刚刚说的,案子得一件一件查,这算第三起,咱们还是按照规章制度走吧,另外通知你们的新boss,他不是想找我嘛,我来了,让他过来也行,你们把我带回去也OK,我想跟他见一面...”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