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免费小说

旗下栏目:

神翊暗殇之千回端木_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上巳节-笔趣阁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1-18
摘要:周宫晓蒙小说神翊暗殇之千回端木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上巳节在线阅读。
    春意渐浓、微风和煦,就连嶙峋的枝干都抽出了新芽。

    茗珍阁的庭院里新栽种的迎春花已然含苞欲绽,可是一男一女却在门前僵持不下,无心赏这盎然的春景。

    “霖将军,您不能进。”雪晴死死地将泽枫霖拦在了芸莞的闺房前。

    泽枫霖刚刚要推门而进,吓得雪晴魂都要丢了。

    “我没有恶意,就想给你们主子送点兰草粉。”泽枫霖没想到几日不见,雪晴竟对他产生了敌意。

    “泽枫将军请留步,东西交给奴婢就好。”雪晴伸手抢过了泽枫霖手上的纸包揣进衣袖后,立马又双手抱臂挡在闺房门口,似守卫一般看管着泽枫霖。

    “怎么?你们主子还睡呢?”泽枫霖甚觉奇怪,他印象里的芸莞可不是贪睡的女子。

    “醒着呢,不过还请将军移步到正厅,稍等片刻,我们主子现在没有时间待客。”雪晴调整了一下严厉的态度,开始对泽枫霖恭敬起来。

    “难道你们主子病了?”泽枫霖担心地问询着,春日微冷确实容易生寒疾,尤其芸莞的身子太单薄了。

    “将军,我们主子现在真不方便见客。”雪晴欲言又止着,她犹豫着要不要告诉眼前人的实情。

    “雪晴姑娘,你实话跟我说,是不是你们主子不想见我?所以才让你守在这里?嗯……不对啊,她也不知道我何时会来呀?”泽枫霖刚假设完又自我否定掉,自顾自地小声嘀咕着。

    “哎呀,我们主子沐浴呢,您进去不合适。”雪晴的脸涨得通红,终于喊出了实情。

    “哎~你早说嘛,这我要是冲进去了,得多难为情。”泽枫霖刚刚只以为是芸莞对他闭门不见呢。

    “霖子来了~”芸莞怕受风寒裹上了一袭薄纱,隐约还能看到纤白的脖颈处锁骨分明,她推开门的一瞬间芳香四溢。

    “我不知你在沐浴,有所打搅,抱歉啊!”泽枫霖没见过刚出浴的美人,发髻滴水,脸颊红晕,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兰草香,甚是迷人。

    “我一直在梳理发髻,听到你俩说话就出来看看哈,快进来坐会儿吧。”芸莞大大方方道,还好屏风能将沐浴桶遮住,不然她也没法邀请泽枫霖进屋坐。

    “不了,我就是来给你送点兰草粉,没想到你已经用过了。”泽枫霖很喜欢这淡淡的香味,真是沁人心脾,“你用的兰草比我买的味道更好闻呐。

    “你要吗?我还有半包兰草粉,你拿回去用吧。”芸莞说完就要去给泽枫霖拿药包。

    “不用,我来就是给你送兰草粉的,啊,你别误会,我是怕你人生地不熟,不知道哪里有的卖,尤其这三月三过节买的人多嘛,我就给你带了一些。”泽枫霖说地很含糊,他因解释自己的心意而紧张了起来。

    “霖子有心了,我不知道帝都百姓都去哪里过上巳节,所以在闺房用点兰草,就当祓禊了。”芸莞特意让郑青松给留了些兰草粉,她怕过节都卖完了,自己再买不到。

    “早说嘛,我们过节若有时间都会去天神河祓禊,据说每年只用三捧三月三的天神河水就能洗去整年的病灾呐。”泽枫霖讲这些只是为给芸莞介绍,他其实并不相信这个传闻。

    “真的吗?武川过上巳节,得打三桶灵秀河水回来沐浴才能祛除整年病灾呢。”芸莞的娘亲在世时,每年都亲自带芸莞去灵秀河取水,可是后来她的娘亲还是病逝了,即使是三月三的水都没救活她娘亲。

    “帝都这么多人还得靠天神河生活呢,若是一人三桶水不得把河水抽干啦。”泽枫霖边说边笑着,“想不想去看看?天神河从天神山流下,两岸风光秀美,半山还有座天神庵。”

    “有天神?祈福石像吗?”芸莞疑惑着天神像为何会建在半山处。

    “是尼姑庵,名叫天神,据说去天神庵求姻缘求子嗣都很灵呢。”泽枫霖连寺庙都没怎么去过,这天神庵他也只是远观并未真正进去过。

    “行,正好在府里闲的无趣,出去换换心情。”芸莞本想拒绝,听到泽枫霖说有尼姑庵,便改了主意,她正想寻一处可以烧香祈福的地方呢。

    “那咱们现在出发吗?”泽枫霖没想到芸莞答应地这么痛快。

    “霖子去正厅稍等我一会儿吧。”芸莞吩咐着,她得好好准备一下。

    “好。”泽枫霖第一次邀请芸莞出游,心里略有窃喜,他还没跟芸莞独处过,想想就让他紧张不已。

    雪晴见泽枫霖走了,她才敢帮芸莞把长发散下好好擦拭干净,“主子,您刚沐浴完就出发,可别着凉了。”

    “没事,去把我订做的长袍拿来,换上行路方便些。”芸莞想换上男装能行动地灵活自在。

    “主子,您女扮男装不合适吧。”雪晴觉得长袍太丑了,尤其女子穿上一般都肥肥大大的撑不起来,明眼人还是可以立马就分辨出男女的。

    “这上巳节都是情侣或家人一同去祓禊,我已是有婚约在身的人,怎能明目张胆与别的男子一同前往?”芸莞不想给神翊烁添麻烦,若真有关于她和泽枫霖的风言风语,对谁影响都不好。

    “也对,主子不准备带我去吗?”雪晴看芸莞没要求她换衣服陪同,便忍不住问着。

    “你想去吗?”芸莞若带雪晴去游玩,若离肯定也要跟着,索性她谁也不带,倘若芸莞知道天神河的路线,她就不用让泽枫霖陪同了。

    “想。”雪晴欣喜着,她都没怎么逛过帝都呢。

    “那就等下次给你弄件长袍,我再带你出去吧,今儿你好好呆在府上。”芸莞只想去上香礼佛静静心,“雪晴,去给我包点香火钱,要是我申时未回,你想着跟愈师傅一起去接宥宸。”

    “好的,主子。”雪晴发现芸莞的情绪过于平静,她为此很担心,因为上巳节正是芸莞娘亲的忌日,没成想夫人已经离开了十年,恍若弹指一挥间。

    君念伊人鬓白霜,娇容荏苒难珍藏。十年聚散独思量,一世恩怨终断肠。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