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免费小说

旗下栏目:

明王首辅_ 第282章 客死异乡-笔趣阁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1-21
摘要:陈证道小说明王首辅 第282章 客死异乡在线阅读。
    “二牛,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你赶车不看路,差点撞到别人了?”徐晋低声问。

    二牛挠了挠头,委屈地道:“老爷,是这书生突然冲出来拦路的。”

    徐晋深知二牛为人老实,定然不会在这事上撒谎,所以掀起帘子下了马车,打量了一眼拦道的书生,拱了拱手客气地道:“这位兄台请了,何故拦住在下的马车?”

    眼前这名书生约莫二十三四岁,头戴四方平定巾,尽管穿得厚厚的,依旧冻得鼻头通红,抱拳回礼歉然地道:“对不起,在下拦车也是迫不得已,兄台能否帮个忙?在下感激不尽。”

    徐晋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发现路边供旅人休憩的短亭中还有坐着另外两名书生。一些行李物品就凌散地摆放在附近,其中一只书柜(书包)上还插了一支黄布剪成的幡子,上面赫然写着:奉旨会试。

    古代进京赶考的举子,特别是地方偏远的举子,一般都会找其他举子结伴赶路,用黄布做成幡子,在上面写上“奉旨会试”四个字,路上劫道的贼人一般都不会碰他们。因为进京会试的举子身上的油水通常不多,而且一旦出事,地方官会严厉追查到底,所以抢劫举子实在得不偿失。

    徐晋见到这面“奉旨会试”的幡子,不禁心中一动,这几位敢情也是进京赶考的举子,估计是想搭自己的便车进京吧,所以微笑道:“在下江西上饶县徐晋,亦是进京赶考的举子,这位兄台怎么称呼?要在下帮什么忙?”

    这名青年书生闻言不禁一喜,拱手道:“原来徐兄也是赶考的举子,在下梁宽,广东顺德府人。亭中二人均是在下的同乡同年,麻烦徐兄载我等一程,进了通州城即可。”

    这种举手之劳,徐晋自然乐意帮忙,朋友多了路好走嘛,当即点头道:“自无不可,不过在下车中有女眷,倒是要委屈诸位坐车辕了。”

    梁宽神色有点不自然地,支吾道:“那个……自是没问题的,不过在下其中一位同年病重,徐兄能不能腾出一辆空车?”

    徐晋剑眉微不可察地皱了皱,倒不是介意对方得寸进尺,而是这个梁宽说话时支吾,而且眼神闪躲,估计是言语中有不实之词。

    徐晋不由心生警惕,不动声色地道:“梁兄,后面那辆马车上已装满了行李,怕是难腾出空间来。”

    梁宽闻言想劝徐晋丢弃一部份行李,但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毕竟大家萍水相逢,这要求未免过份了,所以欲言犹止。

    这时,短亭中一名书生站了起来,正欲往这边行来,结果他旁边靠坐在柱子旁的另一名书生软绵绵地歪倒下来,那张死气沉沉的脸正好朝向这边。

    大宝脱口惊叫:“我妈呀,原来是个死人,呸呸呸,大吉大利,百无禁忌。”

    徐晋脸色微沉,转身便欲登上马车离开。

    梁宽不禁大急,连忙道:“徐兄且慢,徐兄……唉,不是你想的那般,我们不是歹人。”

    这时另一书生急奔了过来,神色悲切地哀求道:“这位兄台,在下族弟进京赶考途中感了风寒,不幸客死异乡。在下只求兄台帮忙把族弟的遗体运至通州城中入敛,得以扶柩还乡而已。”

    徐晋闻言脚步一顿,缓缓地转过身来,小婉不久前才因为感了风寒差点丢了性命,所以对此感同身受,皱眉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两位最好直言相告,否则恕在下爱莫能助。”

    原来,这三名书生均是广东籍的举子,梁宽是广东顺德人,另外两名举子则是广东广州人氏,分别叫李瑞生和李瑞文,乃同族兄弟。

    三人十月初结伴从广州出发,北上京城赶考,一路舟车换乘,风餐露宿,足足花了近两个月才到达金陵,然后乘船由京杭运河继续北上。

    广州地处岭南沿海,常年天气湿热,南方的举子徒然来到寒冷干燥的北地自然颇为不适,三人中的李瑞生在进入山东地界时便感了风寒病倒,再加上可能水土不服,病情日渐加重,当行船过了天津时竟然病重不治客死异乡。

    大过年的,船家嫌载着死人晦气,而且船上其他客人也颇有微词,所以客船还没到达通州码头便靠岸,宁愿把船资奉还也要梁宽和李瑞文下船自行料理。

    梁宽和李瑞文两人无奈之下,只好把同乡李瑞生的遗体抬下船,本想在官道旁拦截过往的马车前往通州城的,然而那些拉车的一听要拉尸体,立即都摇头摆手拒绝,大过年的拉尸体多不吉利啊!

    李瑞文和梁宽逼于无奈,只得轮流背着李瑞生的尸体徒步,然而两个文弱书生,还拿着三个人的行李,走了几里路就吃不消了。

    最后梁宽想了个主意,假装称李瑞生只是重病,然后拦截过往的车辆,可惜两人实在没有“忽悠”的天份,刚开始就被识破了。

    听完两人一把辛酸泪的述说,车内的谢小婉和月儿都鼻子酸酸的。徐晋自然也十分同情,同时也暗暗庆幸小婉当初平安渡过来,这位叫李瑞生的举子可惜了,而李瑞文身为同族兄弟,自然得给族人料理后事,然后扶灵柩返乡,这届会试也不可能再参加了。

    徐晋轻叹了口气道:“梁兄,这事你应该一开始便直说的,大宝,把后面车上的锅碗瓢盘都扔掉吧,腾出些空间来。”

    “是,老爷!”大宝爽快地答应了一声,不过心里却是老大不乐意的,换了谁大过年的拉死人也不乐意,太晦气了!

    梁宽和李瑞文闻言既感激又惭愧,前者愧然道:“徐兄高义,在下实在是……惭愧万分!”

    “梁兄也是迫于无奈,不必介怀,李兄,节哀顺变吧!”徐晋安慰道。

    很快,大宝便将车上锅碗瓢盘之类的物品卸了下来,马上就到京城了,这些东西已经用不着。另外,小婉和月儿把车上的衣物都取下打包挂在马背上,这些贴身物品若跟死人放一起,她们可不敢再拿来穿。

    一切收拾定当,梁宽和李瑞文将李瑞生的遗体抬上了马车,然后众人一道前往通州城。

    此地距离通州城也就十里左右,所以半小时便抵达了,徐晋又让大宝赶着马车协助梁李两人购卖棺木寿衣等物品,直到一切事宜都定当了,徐晋这才向梁李两人告辞离开。

    看着驶远的两辆马车,梁宽不禁感叹道:“含章,徐子谦古道热肠,这份人情日后咱得还上才是。”

    李瑞文点头道:“怀谨兄所言极是!”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