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免费小说

旗下栏目:

玄浑道章_ 第六十四章 茫空落金莲-笔趣阁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1-21
摘要:误道者小说玄浑道章 第六十四章 茫空落金莲在线阅读。
    张御听到朱凤的解释,道:“只是这个理由么?”

    朱凤道:“我并不认为这次他们只是让我来配合打开门户,我觉得他们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她秀眸一转,“可既然他们算计了我,那么想来我算计他们一回,他们也应该不会介意的。”

    张御道:“他们准备在什么时候动手?”

    朱凤看向那枚书信,道:“我并不知晓,只是在等待通传罢了,需要他们自外间打开了通路,我再出力维持,要是张守正你不到此,我便是再不情愿,或许也只能选择去配合他们了。”

    张御看向她道:“那个替朱玄尊传话的修士在哪里?“

    朱凤犹疑了一下,才道:“放心,我并没有把她如何,我已经让她走了。”

    张御道:“我有一个疑惑,这里远在一十三洲之外,朱玄尊便是能在此地寻到一位浑章修士,可进入训天道章的拓玉又是去哪里寻来的?”

    朱凤朝那书信努了下嘴,道:“喏,就是那封书信携带来此的,我只是借来……”

    说到这里,她微一蹙眉,道:“守正的意思是,拓玉是他们特意送来的,实际上他们有意借我之口把消息泄露出去?”

    张御道:“或许如此。”

    朱凤认真看来,道:“张守正,我并无特意引你到此之意,我事先也未想到这些。”要这事情真是如此,这说不定还是针对张御的一个陷阱,这里她却不能不分说清楚。

    张御心念一转,此事背后那些人多半是有一些打算的,但要说是针对他的陷阱,这可能也是不大。

    且不说朱凤到底怎么想的外人无从得知,就算传递出去了消息,也并不见得一定会引他到来,来的或许会是其他人,但引发玄廷的注意是必然的了。

    从最开始的邪神侵扰,再到这里打开两界门关,按照正常路数推断,这里应该就是外层势力的主攻之地,那么玄廷下来一定会把力量投注到这里。

    可假设这里同样也是一个用来吸引玄廷注意的地方呢?

    想到这里,他越发觉得,自己先前的推断是有可能发生的。

    他道:“朱凤真人此前主动向玄廷传递了消息,让玄廷得以提前知悉了此事,此是有功之举,我辈自不会因为朱玄尊并不知晓的事情而来怪责于你。”

    朱凤听到他这句话,不禁心情放松了一些。

    她虽然在张御面前表现出较为轻松的样子,可是她从始至终都感受到了一股压力,这源自张御的身份和他背后所代表的玄廷,同时也有一部分由于他自身所传递出来的气机和力量。

    所以她并不想和张御和他背后的玄廷起冲突,至少不愿意因为这等她并不知晓的事而翻脸。

    她试着道:“张守正,我下来待要如何做?”

    张御略作思索,他相信那背后之人肯定考虑过朱凤失败的可能性的,要是这里不成,此辈也许会选择从别的进行突破,也许会用上别的什么手段,但绝对不会停手。

    而若是目标依旧落在这里,那么他和玄廷算得上已是提前有所准备了,既如此,大可顺此而为,由此做一场反击。

    他伸手一点指,那封书信顿时又从方才凝固之状中解脱了出来,可是它对方才两人的对话一无所知,不止如此,它对张御的到来似也是视而不见,依旧是在那里飞窜回绕,与之前的动作衔接的无比自然。

    张御往上看去,他的目光好像透过了层界的阻隔,一直望到了外间。

    而此时虚空之上,那一条碎星带上,浑空老祖和金郅行的化身依旧停驻在此。

    金郅行望向远空,掐诀算了一算,道:“看来这些邪神也很聪明,不肯当真出力,只是场面上热闹,从头到尾不过是驱使了一些小喽罗上去罢了。”

    浑空老祖面无表情道:“这些邪神能做到这般也是可以了,我等从来不曾指望此辈成事过。”

    金郅行道:“浑空道友,我等在此等候已久,不知何时发动?”

    浑空老祖对那书信往有一眼,这书信身上光芒闪烁了两下,待得过去百来息后,书信之上再出现了光华,不过这一次,却是接连闪烁了三次。

    他眼神深沉了一些,道:“时机已是合适,道友这方可有疑难?”

    金郅行笑道:“若是贵方这处无有碍难,我方自会全力配合的。”

    浑空老祖道一声好,他一摆手中拂尘,有点点荧光洒下,而虚空之中顿有金莲自碎星带上浮现出来,出现在了他们脚。

    而此刻出现的金莲并非只有两朵,可见在他们二人背后,有一朵又一朵金莲浮现出来,而每一朵莲花之上,都是有一名道人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浑空老祖拿出一枚精光闪烁的玉珠,往下方一抛,霎时如池水之中落下了石子,虚空之中起得一丝丝波皱。

    通常来说,只有从两界的薄弱处寻机,才有可能打开两界门户,但这仍然是非常困难,所以最好还是选择以前就出现过裂隙的地方,那样更容易打开,比如此前龙淮等人作法的就是如此。

    除此之外,那就是利用这破界珠了。

    只是这东西极难祭炼,祭炼所用的宝材又是极其难寻,上宸天这边用了三百多年时间也不过祭炼出来了三枚而已,这远比不过借用原来就有的裂隙穿渡方便。

    而在同一时刻,朱凤身边的书信忽然一震,身上有光芒闪烁起来,它兴奋大嚷道:“朱凤真人,来了,来了,传讯来了,快,快协助诸位老爷打通两界通路。”

    随着它在那里大嚷,天穹之中却是出现了层层波荡,朱凤往张御看去,后者对她一点头。

    朱凤轻吸了一口气,起一手捏住袖角,另一手皓腕轻抬,往上一指,那里顿时出现一圈圈涟漪,而后轰的一声,天穹上方融开了一个空洞,露出了一条无限深远,有着光雾环绕飘悬的通道来。

    张御望有一眼,身躯顿时化散未无数星屑,唯有那一只玄浑蝉留在原地,而后这只星蝉振动灿烂双翼,往那两界门户之中飞去,翅翼舞动之间,只在经行而过的地方留下一道飘洒着灿烂星屑的轨迹。

    朱凤往前走有两步,她知晓,方才所见张御,当是借由这星蝉而投照来的一缕气机,其实与正身也差不了多少,且若有必要,可以随时转虚为实。

    浑空老祖和金郅行站在通道门口,并没有急着进入,他们此刻还都是化身在此,而按照之前的约定,当是由他们在外层打开门户,而朱凤由内层而来,立定在两界门户之内,并由其人稳住门户,若是无碍,他们再正身传至此地,进而穿渡入内。

    不过这些都是建立在一切俱是顺利的前提下,在未曾看到朱凤出现之前,他们不会贸然行事的。

    这个时候,忽然通道之内见得一点明光照现,他们察觉到了这等异状,都是把目光投去。

    只是过去片刻,一道星光流瀑轰然自通道之内宣泄而出,在众人面前霎时展开了一道灿灿银河,一只星蝉自里振翼飞空向上。

    其两翼向外一展,一道荡漾光幕随之落下,而后便见一个名仙仪神表、玉雾星光罩身的年轻道人自里走了出来。

    张御脚下在两界通道之前站定,他抬首望向面前那十余个道人,身上袖袍在光芒之中晃动飘摆不已。

    这一次,他却是正身直接自上层落来,现于虚空之中。

    金郅行心中一动,道:“浑空道友,这一位莫非就是……”

    浑空老祖沉声道:“张御,选如今的玄廷守正。”

    金郅行意味深长道:“看来这次朱凤未曾如道友之愿啊。”

    浑空道人沉声道:“朱凤已是无关紧要,此人身为玄廷守正,这次居然以正身出现在此,诸位,我们当趁此机会将他拿下!”

    他这一语说出,那一朵朵金莲之上的道人身周俱法力灵光微微荡漾起来。

    金郅行不禁有些心动,此刻他们只需要一意转过,就把正身渡落到此,十余人合力,杀此人当是不难。

    只是这个念头方起,还未得履行之时,心中却是先浮升起了一阵警兆,

    张御微微抬头,眼眸之中此刻有可见一团星云旋转,身外绽放出无量清光,他看向诸道,口中发出雷霆也似的清喝道:“敕、逐!”

    而随这一语落下,场中顿有一道震荡虚空风流生出,在场所有道人化身俱是一齐崩散,轰然崩散一团团清光雾气,被带动着向着虚空深处而去,眨眼便被席卷一空!

    场中只唯有那一朵朵金莲还飘荡在陨星带上。

    只是在过去数个呼吸之后,那些金莲之中有两朵晃动了一下,浑空老祖和金郅行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金郅行摇头笑道:“张守正,没有用的,我等气落于莲花座上,你无论驱逐我们多少次,我们都是可以归来。”

    张御淡声道:“两位以为我为何我不毁去这莲花座台呢?”

    这个时候,他们背后光芒闪烁,一个个道人身影出现在他背后,却是玄廷各个玄尊乃至廷执的化身照落在这两界通道之前。

    张御看着他们,道:“你们尽可归来,来一次,我便斩一次!”

    话音一出,身外清光之中就有两道剑光一齐鸣响,飞跃而起,挪遁虚空,骤然落在了浑空老祖和金郅行二人身上,两人身影一震,齐齐如泡影一般崩散而去!

    ……

    ……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