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免费小说

旗下栏目:

家有悍妻怎么破_ 第32章 炫富(1)-笔趣阁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3-11
摘要:六月浩雪小说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32章 炫富(1)在线阅读。
    葡萄树上的叶子长得很茂盛,郁郁葱葱的将整个葡萄架都遮得严严实实的。一串串青色的葡萄,也就被掩藏在其中。

    清舒站在走廊上,看着顾娴说道:“娘,等回来我们去买两只鸟挂在走廊上吧!”太安静了,养两只鸟热闹些。

    顾娴不愿意,嫌太吵。

    清舒觉得鸟叫声很悦耳,哪会吵。不过顾娴不同意,她也没法。

    顾娴看了清舒的穿着,皱着眉头说道:“清舒,回去换一身衣裳。”

    今日清舒上着一身鹅黄色金枝莲上衣,下着月华裙。梳着一个包包头,包包头用红色的珊瑚珠缠绕。脖子上带着着一个赤金项圈。手腕上,戴着无尘大师送的小紫叶檀佛头手串。

    因为她的手小,所以绕了两圈。

    清舒不愿意:“换什么衣裳?我觉得这衣裳很漂亮。”

    “太显眼了。清舒,听话,赶紧将衣裳换了。”每次回去,她穿得都很朴素。今日也不例外,就穿了一套七成新的衣裙。

    可惜不管她这么说,清舒都不愿意换衣裳,也不愿意将佩戴的赤金项圈取下来。

    顾娴忍不住与陈妈妈抱怨:“这孩子自病了以后,都不听话了。”

    陈妈妈笑着道:“我觉得姑娘这样挺好的。”有自己的主见,不容易被人左右。她家主子,就容易被别人左右。特别是姑爷,说什么姑娘就听什么。

    这次,母女两人仍是坐船回桃花村。虽然有马车,但那路崎岖不平很颠簸了。顾娴如今怀着孕,可吃不消。

    坐在船上,顾娴看着清舒脖子上的金项圈,又忍不住说道:“清舒,将这项圈取下来好不好?”

    清舒摇头:“我觉得戴着挺好看的。”

    顾娴见怎么都说不通,气恼道:“你这孩子干嘛这么不懂事?娘还会害你不成?”

    “娘,这项圈是外婆送给我的又不是偷的,干嘛不能戴?”

    顾娴道:“这么贵重的东西,万一丢了怎么办?”

    其实不是怕丢,而是清舒这穿戴太显眼。她担心公婆见了,会责怪她将女儿养得太娇奢了。

    清舒说道:“我又不出门,而且娇杏会跟着我,不会丢的。”

    顾娴见清舒怎么不都听她的,恼了。坐一旁,不搭理清舒。

    清舒也不管她,坐在床头看风景。

    到家门口,母女两人就看见了正准备出门的林承志跟张氏。

    “三叔、三婶。”

    林承志笑着道:“不过半个多月没见,红豆变得这般漂亮了。”就是这穿者打扮,跟以前变化很大。

    张氏却是有些心疼地说道:“就是太瘦了,得好好补补。”

    小孩子胖起来快,瘦下去也很快。几经折腾,清舒这半个多月瘦了七八斤。

    瘦是受了,但脸有些苍白,整个人气色很差。

    顾娴还想给清舒抹些脂粉,这样气色会好些。可惜,这个提议遭到清舒的强烈反对。她现在才四岁,擦什么粉抹什么胭脂。至于脸色不好看,那更好。让林老太太瞧瞧,她被折磨成什么样了。

    见张氏想上前抱她,清舒赶紧避开了。

    张氏有些疑惑地问道:“红豆,怎么了这是?”

    莫非这孩子为之前的事还在怪她,若如此,那气性也太大了。

    清舒红着小脸说道:“三婶,我已经是大姑娘了,不能再让人抱了。还有,三叔、三婶,我现在有大名了叫清舒。”

    顾娴疑惑地看了一眼清舒。在顾家的时候,这丫头可总被她娘抱在怀里了。

    林承志笑了起来。

    巴掌大的孩子说自己是大姑娘了,可不好笑。

    张巧巧白了她一眼,然后朝着顾娴道:“大嫂,咱赶紧回家,爹娘等着你们呢!”

    走进去口,就看见在院子里的林家老二林承仲跟她妻子韦氏。

    “二叔、二婶。”

    林承仲与林承志两人长得很像。不过林承仲自诩读书人,平日总板着一张脸很严肃让人不敢亲近。而林承志脸上总带着笑,看起来亲切多了。

    林承仲点了下头,说道:“进屋吧,爹娘在等着呢!”

    阳光洒落在金项圈上,发出金灿灿的光芒。

    韦氏死死地盯着项圈,恨不能拽到自己的手中。

    林承仲有些着恼:“进屋去。”丢人现眼的东西。他就不明白,父母怎么给他娶了这么个眼皮子浅的女人。

    顾娴是早知道韦氏比较爱财,当下拉着清舒的手道:“走吧!”

    林老太爷跟林老太太两人在堂屋。看到顾娴跟清舒时,两人同时皱起了眉头。

    顾娴带着清舒进了屋,朝着两人福了一礼:“爹、娘。”

    清舒偎着顾娴,紧张地抓着她的袖子,怯生生地说道:“娘,我怕……”

    原本对清舒的穿着打扮就不满意,如今又一副视他们为洪水猛兽的模样,林老太爷的脸当即就黑了:“你怕什么?”

    清舒说道:“我不想再喝符水,好疼。”那声音,带着哭腔。

    林老太爷脸色微变,转头看向林老太太:“什么符水?”

    林老太太轻声说道:“孩子他爹,这丫头胡言乱语呢!”

    年轻的时候,林老太太极怕林老太爷。不过等三个儿子长大娶妻后,她对林老太爷的惧意减少了许多。

    受了那么大的罪,清舒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她故意睁大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祖母,说谎会长长鼻子的。”

    长长鼻子是没可能,但林老太太差点将鼻子气歪了。

    林老太爷看着林老太太,面色不善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说。”

    林老太太忖度了下,然后才开口道:“这孩子刚醒来就四处找镜子,然后对着铜镜怪笑。那模样太渗人了,我怀疑是妖邪附体,就找了何仙姑来做法驱邪。”

    还真会编瞎话,她什么时候对着镜子怪笑了。

    林老太爷自诩读书人,根本不相信什么鬼怪:“我早就跟你说过那些妖啊鬼的都是人杜撰出来的,你为什么就不听?”

    林老太太可不想跟他争辩,只是道:“我当时也是吓坏了。”

    说完,看了一眼林承志。

    林承志怕事后被老太太埋怨,上前说道:“爹,娘当时确实吓坏了。她让我去请何仙姑时,说话都打着颤呢!”

    当着晚辈的面,也不好训斥她,落了她的面子,以后也不好管束几个儿媳妇。林老太爷冷冷地说道:“下不为例。”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