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免费小说

旗下栏目:

快穿神的还愿_ 第371章:木槿花-笔趣阁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3-21
摘要:兔子十三妹小说快穿神的还愿 第371章:木槿花在线阅读。
    赫连越和南宫易瑶的婚礼正式开始布置现场,南宫易瑶以前就和赫连越说过,自己的婚礼从简就好,赫连越尊重南宫易瑶的决定。

    古堡进出的人,都要接受祁非白的检查,确保他们没有携带危险物品入内,到最后场地布置完成,祁非白都要再检查两遍,怎么样都不放心。

    “好啦,小白,你在这里都快转三圈了,草地上的草都快被你踩没了。”露天婚礼,南宫易瑶很满意现场的布置,她有些无奈又觉得很暖,看着祁非白恨不得连地上的土都挖开来检查。

    “南宫姐姐,我还是不放心...”祁非白皱起的眉头,今天一整天就没有放松过,他依然觉得这里不安全。

    南宫易瑶轻轻牵起他的手,安慰的说道:“小白你要放心,明天有阿越陪着我,我不可能出事的。”

    祁非白知道自己这样有些小题大做了,他真的不想明天出现任何的差池,他想看着南宫易瑶高兴快乐的完成自己的婚礼。

    早晨的阳光倾洒在大地之上,穿透过云层,一缕一缕的阳光,调皮的落在古堡的草坪上,天还没亮古堡里的佣人们,就已经开始忙碌了。

    今日要接待的人很多,一个都不能出任何的闪失,古堡许久未曾用到的西侧客房,已经提前打扫好,就等待贵客们入住。

    花言哲带着花颜夏第一个抵达古堡外,花言哲是被自己妹妹一大早就闹起来的,他揉着还有些泛疼的太阳穴,今天确实是个好日子。

    阳光气温一切都刚刚好,天空看上去美极了,看到这样的天空,她也会很高兴的对吧。

    “二哥,E国的天空和Y国的天空,很不一样呢。”明明是同样的一片天空,可给人的感觉却是截然相反。

    “嗯,确实很不一样。”花言哲抬起手摸了摸花颜夏的脑袋,古堡的门就在此刻缓缓开启,来迎接花言哲和花颜夏的是祁非白。

    花颜夏见到祁非白的那一刻,就像抬脚跑到他面前来着,可惜衣服后领被她二哥抓住了。

    花言哲看着自己妹妹的反应,便知道眼前的年轻人应该就是大哥所说的那个叫祁非白的小子。

    “欢迎花二少和花大小姐驾临。”祁非白微微弯腰,做了一个请进的姿势。

    花颜夏被花言哲拉住,她完全不能接近祁非白,在走入古堡的全程中,都臭着一张脸。

    “二哥,你一直抓着我做什么,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会乱跑的!”花颜夏气鼓鼓的看着自己二哥,手被他抓住,哪里都去不了。

    “大哥嘱咐过我,让我看好你,夏夏,这座古堡你第一次来很容易迷路的,知道吗。”花言哲也是担心花颜夏会在这座古堡里迷路。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那二哥你能不能松开我的手,我会乖乖的,不会到处跑,我保证!”

    从小到大花颜夏的保证都是说到做到,这是他们花家的优良的品行。

    所以,花言哲松开了花颜夏手,看到许久未见的人,迎面走来,赫连越还是和以前一样。

    “好久不见啊,花言哲。”赫连越伸出右手,花言哲看了一眼,伸出了左手,两个人以前握手都要较劲一番。

    花颜夏就站在中间,看着这两个人握着手一直是没松开,一脸疑惑:“二哥,赫连先生,你们打算握手握多久?”

    “咳咳,好久不见,赫连越。”两个人的手同时松开,可以清楚看见,他们俩手上的痕迹,是用力过度造成的。

    花颜夏趁着花言哲和赫连越叙旧的时候,偷溜到了古堡大门那边,果不其然祁非白今天的任务是站在门口迎客。

    “祁非白,你还记得我吗?”距离花颜夏救祁非白去医院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将近小半月的时间,她弯着腰,凑到祁非白身侧。

    “花大小姐,我自然是还记得您的,毕竟您曾救过我一命。”祁非白说话客气到疏离,对花颜夏只有尊敬,她今天只是来参加婚礼的宾客罢了。

    “那既然你还记得我,你就不要再喊我什么花大小姐了,叫我夏夏好不好~”今天来的宾客认识花颜夏的很少,毕竟都是赫连越在R国和E国结识的人。

    祁非白微微皱起眉头,花大小姐好像和赫连越所说的完全不一样:“抱歉花大小姐,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做,请你不要在这里干扰我工作,谢谢!”

    “今天结婚的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吗?”花颜夏从泰黑那得知,祁非白的真实身份是R国一个小山村的孩子,会成为赫连越的继承人,全都是因为E国黑道有一个十分不成文的规则。

    由于规则过于残忍,泰黑没有告诉花颜夏,她也是能多少猜到一点,所以祁非白不恨赫连越吗?要不是那帮人,他怎么可能会和他的弟弟们分开。

    “很重要,还请花大小姐您,现在就离开这里!”祁非白真的不想再和花颜夏说话了,可碍于她的身份,他又不能动手赶她走。

    “要我走可以呀,你喊我一声夏夏,我就走。”她笑着,一双好看的眼睛像一弯月牙似的。

    这个时候,又来了一对宾客,祁非白已经掌握了他们的身份信息,核实了以后,才让人带他们进入古堡内。

    期间,花颜夏就一直黏在他身边,引来方才那对宾客纷纷给出了暧昧的眼神,他们大概是将花颜夏认做是祁非白的女朋友了。

    “夏夏,请你现在离开这里好吗,我正在工作,很忙。”祁非白出于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喊花颜夏要求的名字。

    “好的,我不打扰你工作啦,再见。”果然他喊的‘夏夏’两个字和两个哥哥喊的不一样,花颜夏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祁非白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幸好没有让赫连越看到,不然指不定又要来调侃一番。

    南宫易瑶正在房内化妆,化妆师是她的好朋友同时也是她的造型师,这个时候好朋友还不忘调戏一下南宫易瑶。

    “你们俩拖到现在才结婚,我曾经一度以为,你会不要赫连越呢,花言哲多好的人,你都不要。”好朋友有些替花言哲鸣不平。

    “感情这种事,我自己都不能左右,喜欢了就是喜欢了,而且阿越真的对我很好,我相信阿哲能放心的。”南宫易瑶想起了不少的往事。

    那个时候,花言哲还不是一个画家,赫连越还是放荡不羁吊儿郎当的人,而她也不是现在柔弱的模样。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