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免费小说

旗下栏目:

槿秀_ 第二十五章;梦魇(求收藏)-笔趣阁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3-22
摘要:染夕年小说槿秀 第二十五章;梦魇(求收藏)在线阅读。
    接下来,沈萧的目光落在夏临渊身上。

    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

    “不错不错,这两年多的时间,你的修炼并没有荒废。”

    闻言,夏临渊立马拱手下拜。

    “这么久没有回来看望师傅,真是...”

    沈萧摆了摆手,上前拉着夏临渊的手腕,就往身后的屋子里走。

    对于这个首席弟子,沈萧一直都非常满意,说是弟子,其实在他心底更多的还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

    进到屋里,沈白羽直接就将杨文槿的事说了出来。

    沈萧一怔。

    “成亲了?”

    “嗯,因为比较仓促,加上距离太远就没能通知师傅,您老见谅见谅。”

    夏临渊十分歉意。

    按照正常的情况,成亲这种大事,理当通知一下自己这位恩师,还有师弟师妹。

    只是当初他担心颐妃因为他要娶的人是杨文槿而反对,在得到老爹赐婚之后,立马就去杨家提亲,随即开始操办婚礼。

    前后都还不到十天。

    太玄门和大夏的距离这么远,就算通知了沈萧他们也赶不及。

    “这次怎么没带回来为师看看?”

    “以后有机会再带过来,这次我回来,有一件事,还得麻烦师傅您帮着想想办法。”

    “哦?什么事?是家里那边遇上困难了?”

    夏临渊是大夏王族的事,沈萧也知道。

    王族争斗什么的他虽然不感兴趣,但是如果徒弟需要,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帮忙。

    “家里到没什么事,就是我妻子,她...”

    随后,夏临渊将杨文槿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

    沈萧听罢也是一愣。

    第一时间也是疑惑的看向夏临渊,也是有些不明白,自己这徒弟这到底什么情况?

    当然更多的还是在想,就夏临渊的身份来说,他的婚配对象,断然不可能随随便便。

    他娶这么一位无法修炼的女人做妻子,难道大夏王族就没有人反对?

    “师傅,您知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改变这种情况?”

    “这个不好说,这种情况也比较少见,改变的方法倒是有一些,只是为师并不知道她的具体情况,也不好冒然说什么方法。”

    “你还是看什么时候带过来为师看看吧。”

    无法修炼的情况有很多,光是像杨文槿这种天生无法修炼情况,就有好几种。

    先天不足,这是最为常见的一种情况,也是最复杂的一种情况,就好像是治病一样,必须得搞清楚具体情况,才能对症下药。

    “多谢师傅。”

    他并没有过多的去说杨文槿的详细情况。

    主要是他自己都还有很多疑惑没有搞清楚。

    从他当初第一次见到杨文槿开始,从来就没有察觉到她有一丁点的不健康。

    压根就不像王城传的那样是一个病秧子。

    最多也就是脸色看起来不怎么好,但那也都是她自己的伪装。

    “行了,还有二十来天,就是内门大比,你们三个这段时间都好好修炼,争取在大比上拿下一个好的名次。”

    三人连忙躬身称是。

    ......

    “这都多事大半个月了,王爷还没有传信回来吗?”

    另外一边,杨文槿放下手里已经看完的古籍,转头看向夏竹。

    这十多天的时间里,王府都很平静,她的生活也是轻松惬意,每天就看看书,研究研究空间之力。

    无聊了就出去王府外面逛逛街,再不然就去城外走走。

    至于说侯府,她在这段时间也就回去过一次。

    听了不少杨文清酸溜溜的话,搞得她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心情回去走动。

    “还没有,不过算算时间王爷他应该快到太玄门了。”

    杨文槿点了点头,又从桌子上拿起一本奇闻古籍翻看起来。

    傍晚用晚膳的时候,夏临渊传信回来了。

    小夫妻俩还是腻腻歪歪一阵,给夏竹和秋月两位还未婚配的侍女弄得尴尬得不行。

    随后,夏临渊就说了他请沈萧帮忙的事。

    “那你师傅怎么说?”

    “他说不知道你的具体情况,也不好说有什么办法,让我什么时候带你回太玄门让他看看。”

    杨文槿一怔。

    对于太玄门她很感兴趣,毕竟是名声在外的海外仙门。

    至于说能不能修炼什么的,她倒是没有报什么希望,也不想去过多的想这件事。

    因为每次想到这件事,她就会有太多的担心,也会很害怕。

    毕竟凡人的一生太短暂,修仙者的寿元是凡人的好几倍。

    就好像古籍里常说的仙凡有别,很多事不能去细想。

    “到时候再说吧。”

    她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转而询问起夏临渊这段时间的一些情况。

    两人聊了接近一刻钟的时间才掐断联系。

    这一夜,杨文槿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无法入睡。

    脑子里有许许多多乱七八糟的想法,折腾着她。

    直到凌晨,实在睡不着的她,翻身做起来,拿过放在床头的《天地玄奥》翻看起来。

    一直到天明,汹涌的困意袭来,她才缓缓睡去。

    红桃一如既往的端着洗漱用品,刚到房间门口,就被秋月给拦了下来。

    “别打扰王妃,她一夜没睡,天明才睡下,今日让她多睡会。”

    “一夜没睡?那她的身体吃得消吗?秋月姐你怎么不提醒一下。”

    红桃一听,脸上立马露出担心之色。

    “王妃心里有事,所以睡不着,咱们也帮不了,你去厨房让他们准备一些上好的补品,等王妃睡醒送过来吧。”

    秋月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昨天夜里杨文槿在跟夏临渊通话之后,就变得跟往常有些不太一样。

    稍微一分析,她大概就能猜出一些事。

    心里也只能叹息。

    杨文槿这一觉睡得并不是那么踏实,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梦境中出现了许许多多,她害怕的场景。

    有随着时间流逝,她同夏临渊渐行渐远,直到最后独守王府,夏临渊常年不归的画面。

    也有她已经垂垂老矣,而夏临渊还风华正茂的画面。

    这些都是他最不愿意看见,也最不敢去想象的画面。

    她想逃离这个的可怕的梦境,但是不管她怎么跑,这些画面都会一次一次的出现在她面前。

    “不...不要...我不要这样!”

    她一声惊叫,突然睁开双眼。

    此时,她已经是满头大汗,口中还喘着粗气。

    听到惊叫的秋月第一时间推门快步从外面跑进来。

    “王妃,您没事吧?”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