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军事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最好的时代已远去 被挑错被诱惑被束缚的电视解说们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24
摘要:最好的时代已远去 被挑错被诱惑被束缚的电视解说们

自动播放

“大嘴”韩乔生:渴望去一线解说世界杯,怕被专业球迷唾弃

正在加载...

撰文/张楠 车莉

9月的一个下午,艳阳高照,朱晓雨来到位于光华路的央视大楼参加组里的会议。

最好的时代已远去 被挑错被诱惑被束缚的电视解说们

朱晓雨

世界杯归来,央视前方几乎所有的解说员都经历了一次“洗礼”。尽管在如今足球版权的你争我夺中,人们已经有很多种方式却选择自己喜欢的解说,但站在央视平台上的他们依旧是聚光灯下不断被放大的一批人。

也是这样一个午后,韩乔生和中国足球一众名宿来到了安徽凤阳参加了当地的扶贫爱心活动。虽然已经离开工作岗位快一年的时间,但是体坛动态他一个也没落下,女排世锦赛几乎每场比赛完,他都会在微博上发表自己的评论。他也同样经历过体育解说圈一次次的“洗礼”,如今退休,却依然改不了这种职业习惯。

他们是都是我们接触体育比赛熟悉的声音,更新迭代。在如今体育版权市场的冲击下,他们是我们熟悉体育解说最初的样子。一切看似没有改变,但其实一切却都变了,不变的却是他们对于情怀的坚守。

聚光灯下被不断放大的工作

似乎每一届世界杯除了球星,央视的解说都会“火”一把,好像成为了球迷没四年的一次必修课。

一个世界杯下来,央视解说的各种“妙语”被编成了语录。当然,人们更多记住的都是那些错误,亮点似乎总是会很快被人遗忘。有些球迷不喜欢洪刚的一时口误,有些球迷可能不喜欢贺炜出口成章的煽情,有些人不喜欢朱晓雨讲文化的套路……总之,众口难调,几乎没有谁是那么十全十美的。

“说错就是说错了,不给自己找借口。”面对一切的质疑,他们的回应也永远都是这么诚恳。

对于朱晓雨这样的新生代解说来说,他们无疑羡慕过去的日子。虽然转行解说时间并不长,但是这已经是他在央视参与的第五次世界杯。2002年是他第一次经历世界杯,那是体育媒体最好的时代,央视也如此。那个时候无论是记者、主持人还是解说员发展空间都非常自由,那是一个只要你有想法就能够大展身手的时代。“那个时候网络还没有现在那么发达,大家都还是拿比较理性的方式来面对一场比赛的解说。而现在对于解说的评价没有对错,就是你的话我爱听不爱听。”朱晓雨这样看待现在解说环境。

随着现在版权市场的放开,球迷收看比赛平台的选择已经不仅仅是央视,尤其是今年的世界杯。你可以选择你自己喜欢的解说风格观看比赛,甚至不懂球的女主播不说话光看长相也足以让你觉得赏心悦目。难道他们在解说的时候就没有出现过错误么?

当然不尽然。即便是在足球领域解说认同最高的人,换做不太熟悉的项目也同样会出现错误。“毕竟其他平台的受众并不多,分流比较广,去挑他们的错误也无法得到共鸣。不像面对央视的解说,他们依然可以被最大限度的被消遣。”一名常年关注体育解说的人士这样表示。

“做这个行业感觉就像是站在聚光灯下,你每说一句话都有可能被无限的放大,这种压力可能是记者和主持人都无法体会的。”朱晓雨举例,比如主持人,都是事先会准备好词,即便即兴发挥,发挥的空间也会很大;记者出镜同样如此。但是足球解说,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是你却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即便你在赛场可能位置还没有球迷好,解说席的镜头没有及时跟上,都不是理由。“就是吃这口饭的,任何都不能作为错误的理由。”在这次世界杯上颇受争议的洪刚就曾经这样表示。

没有团队却要完成团队的活儿

“大言不惭的说,我在老的解说员、评论员里面,在电子积累的相关方面还能和年轻人比较像,因为我平时总用,我平时电子商务,用电子处理文件方面来讲是比较灵的,但是,我们这儿很多的老同志,或者比我还小的都已经不行了,他们这方面真是不行。”这些年从事解说,韩乔生说自己喜欢手机各种资料,以往是纸质的,现在都一个个被归类在电脑的文件夹里,“关键人,关键球队的一些故事、事,随手都要把它积累起来,建立不同的档案袋,比如说不同的制作部,不同的运动员都会有他相对的电子档案,这个是应该在日常的工作中积累起来的,不是非要大块时间一块推下来这个事,这个就比较困难。”

最好的时代已远去 被挑错被诱惑被束缚的电视解说们

韩乔生

这次去世界杯之前,在确定了自己解说场次之后,朱晓雨就开始着手准备已经确定的一些球队的资料,尽管可能大名单还没有确定,尽管到淘汰赛可能还不知道会是哪两支球队,但还是要准备充分。“大量的资料准备起来是一个很庞大的过程,但是赛前有一个储备,哪怕只是一条信息,可能在真正开赛了,为自己多争取的就是半个小时的时间。”

本次世界杯十个城市十一座球场,尽管再就近安排,幅员辽阔的俄罗斯几个城市辗转也是一个非常艰苦的事情。朱晓雨最夸张的一次行程,为了赶比赛三天三个城市,飞机火车汽车都成为了中转工具,总共加起来只睡了10个小时不到:“到了第三天坐在赛场里,整个人精神都是木的,但是必须要提醒自己坚持下来,说完比赛。”

跑世界杯,没睡过火车、飞机场都不算是跑过。这是很多足球记者在经历过一次比赛之后最恰当的形容,也是大家最真实的写照。

在世界杯的赛场上,你会看到很多国外电视台的解说席会有非常强大的团队,解说员身边总有人会在第一时间提供一些必要的资料。而央视的结果却几乎要把一个团队的活儿一个人都承包了。因为世界杯是大赛,所以相应一些重点比赛会加派人手,台里也找到了一些数据支持公司,提前让解说员能够有所备料。但单兵作战的比赛,就必须要一个人或者和嘉宾承担起所有的信息筹备。

作为解说员也许并不一定是播音主持出身,也许没有经历过专业播音的培训,但是一些专业知识却依然还是要找到机会多补充。比如,作为足球解说,央视也会定期给大家安排一些职业的裁判员、教练员给大家讲解专业的知识,他们甚至有些人去报名了裁判员培训班,希望能够尽可能多得储备相关知识。“但有些争议球,其实在职业裁判看来都无法做出一个明确的判罚,更何况是解说员?”一名长期担任足球解说的解说员也说出了这种无奈。

外界不是没有诱惑 但要看为什么而留守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