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棋牌游戏

旗下栏目:

美女面前﹃低﹄人一等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13
摘要:美女面前﹃低﹄人一等 扫码上封面看行游故事 □李贵平 如果你把那些天天举着单反相机的人都当成摄影师,那是看走了眼,就像你把潘长江看成了金城武。 满街晃动的拍客中,很多人其实不会摄影,但他们有范儿,用圈内话说,器材党亮骚。 前不久,成都一群摄友

美女面前﹃低﹄人一等

美女面前﹃低﹄人一等

扫码上封面看行游故事

  

□李贵平
  如果你把那些天天举着单反相机的人都当成摄影师,那是看走了眼,就像你把潘长江看成了金城武。
  满街晃动的拍客中,很多人其实不会摄影,但他们有范儿,用圈内话说,器材党亮骚。
  前不久,成都一群摄友去羌寨采风,有个美女又是乐摄宝大包又是曼富图脚架,一台佳能1系单反配挂大三元,阵仗跟以色列特种兵似的。“特种兵”撅着屁股拿镜头捞了半天,始终对不了焦。我一瞅,自动对焦点竟指着死白的天空。我说妹儿你不是来拍风景的,你是来拍黄瓜的。
  奇葩的是,许多人相机高高举起,节操落了一地。
  银杏树下,一拨摄友围着美女拍得满血复活,有的还扒拉三脚架和400毫米长焦要弄大片。当中,有个老头儿每按一张都把模特喊到身边,卖萌说妹妹你看叔拍得多俊啊。如是再三,大片们被整成歪把子机枪,集体抗议:吃独食嗦,你又不是王思聪,凭啥对咱女神吆五喝六的?我后来瞥那老头的片子,发现他用广角头把人瓜子脸扯成了烧饼脸,我担心女孩的男友会跑来咬人。
  数九寒天,几位女大学生被拉去“东郊记忆”拍片,一模特的母亲,见穿着超短裙的女儿成了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抱怨说约好在室内拍,咋拖到外头饥寒交迫哦?裹着羽绒服的拍客说没得事。母亲说你几个拍爽了当然没事,咋不喊你家人也来美丽会儿嘛。
  围剿模特时,拍客们大多“低”人一等——当然,为拍出女人身材的窈窕,适当放低机位也是技术考虑。但不少拍客对美女某些部位情有独钟。前不久,某商家在王府井促销卫浴产品,让一女孩穿着比基尼躺在浴缸里,拍客大军压境,有的坐着,有的跪着,有的趴着,争相指挥女孩挺胸抬腿,好像一个个混成了杜可风在拍古惑仔。我当时想把那些人一脚踢进浴盆去。
  国际车展是摄友们悲喜交加的日子,一下冒出那么多双腿又长又直的车模,那是多大的福利啊。一时,展厅里人山人海,拍客们雀跃生扑,唯恐跟模特距离太远。现场,咔嚓咔嚓的快门声比久石让的天空之城还雄壮。
  距离产生的不是美,是第三者,黑手要偷镜头。这种活路,对贼娃子才真是福利。你想,仅一个24-70mm的原厂头市价过万,二手转卖也可落袋六七千。动作麻利的只需三秒钟就拧掉。这三秒的活儿,比我老家的农民掰三年包谷都爽,还不用烈日下汗流浃背。
  告到局子,被警察叔叔批评教育:你几爷子也是,盯到人家的美腿儿看,亏了吧,遭小偷千万里我追寻着你了吧。
  其实,搞摄影,按个快门容易,但要找到值得按快门的东西,还是要动点脑筋的。拉辛有句名言:一部戏剧的生命,是人们走出剧院开始的。同样,一幅好的摄影作品,也会让人咀嚼出特别的味道。
  我从著名摄影家李少白、袁学军、解海龙等人的作品里,很少看到那种蹩脚的“剪刀手”。他们镜头下的女性,或喜或愁,或蹲或立,浮现在富有人文趣味的光影里,十分耐看。
  很多时候,摄影的确可以成为大众狂欢,但如果这种狂欢是建立在不顾别人感受甚至恶心别人的基础上,还好玩吗?前天我在春熙路看到,一长腿洋女正怒斥两个把头发弄得像山顶洞
  人的青年——俩混小子追了几条大街偷拍她。
  这里,冒着被器材党绑个石头扔下河的危险,我想多句嘴:兄弟,假若你老是匍匐在地上去仰视别人,是容易被人家站着俯视你自己的。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