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趋势

旗下栏目: 动态 建材 趋势 市场

梁嘉琳:谁在拿走我们的医保抗癌药?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12
摘要:10月11日,国家医保局举行成立以来的首场新闻通气会。国家医保局新闻通稿显示,在17款抗癌药统一纳入药品目录乙类范围之后,下一步,将协调配合有关部门加强对医

  ● 17种抗癌药纳入医保药品目录,会不会是新一轮“药荒”的开始?终于吃得起的救命药,是否真能买得到?以往的经验告诉肿瘤患者:现在高兴或许还为时尚早。

  为避免抗癌药进入医保目录后“消失”,国家医保局正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协调配合,计划出台推动进医保目录抗癌药落地的相关文件,短期内,初定本轮医保准入谈判成功的抗癌药可能不纳入药占比考核范围;长期而言,围绕下一步的医保目录的常态化调整机制,需要对公立医院合理用药(尤其是药占比考核)建立长效机制。

  10月11日,国家医保局举行成立以来的首场新闻通气会。国家医保局新闻通稿显示,在17款抗癌药统一纳入药品目录乙类范围之后,下一步,将协调配合有关部门加强对医生用药的指导,保障抗癌药的采购和合理使用,确保患者11月底前逐步能买到降价后的抗癌药。国家医保局司长熊先军表示,要让医院能进,医生能开,患者能吃。

  现在,卡在肿瘤患者创新药可及性上的几道关卡,主要是:各地人社部门设置的医保总额控制指标,各地卫计委设置的药占比(药品收入占医院收入的比重)。财新健康点从国家医保局有关人士处独家获悉,国家医保局正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协调配合,计划出台推动进医保目录抗癌药落地的相关文件,短期内,初定本轮医保准入谈判成功的抗癌药可能不纳入药占比考核范围;长期而言,围绕下一步的医保目录的常态化调整机制,需要对公立医院合理用药(尤其是药占比考核)建立长效机制,而不是每次医保目录调整都要争取一次药占比考核的“豁免权”。

  但该政策何时出台,仍存在不确定性。

  熊先军当天告诉参会媒体,目前,全国平均每天新增癌症1万多人,全年新增癌症患者300多万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关注人民群众用药负担问题。对于癌症等重病患者买不起、买不到“救命药”等诉求,明确要求相关部门抓紧落实,急群众所急。  

  抗癌药:进医保后“消失”了?

  药占比起源于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现国家卫生健康委)“破除以药补医机制”的相关配套政策。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力争到2017年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降到30%左右。

  一位接近国家医保局决策层的医保专家告诉健康点,原国家卫生计生委设置药占比的初衷,是倒逼公立医院合理用药,出发点无可厚非,在实施初期,也有效控制了医院的过度治疗行为。一旦药占比贸然取消,药物滥用行为可能出现反弹。

  但该专家说,在药占比考核的实际执行过程中,存在过度行政化的问题:一是对不同地区、不同类型医疗机构(特别是肿瘤专科医院)存在“一刀切”现象;二是对一些有效高价药、无效“神药”都严格控制,结果导致有效高价药被“误伤”;三是医院为了达到药占比考核指标,会把医院总收入(分母)做大,结果药费下去了,但挂号费、检查费、耗材费上来了,反而加大了患者负担。

  尽管药占比考核政策并未设定具体地区、具体公立医院的药占比指标,但在中国的行政管理体制机制下,药占比指标层层传导、层层加码。医药云端信息创始人、医药营销专家李耀辉(笔名“点苍鹤”)解读说,药占比从2015年之前普遍的45%,要在年内实现30%的目标,医院有很大的压力。

  互联网患者社群“与癌共舞论坛”版主、“云律通”公益律师韩晓晨告诉健康点,2017年以来,进入医保药物曾发生过因医院控费等原因买不到药的情况,尽管之前只是暂时现象,但之前进入医保目录的抗癌药比较少,这次17款高价抗癌药大规模进入医院,给医院带来更多资金压力(如运输、存储成本)、控费压力(如药占比、医保总额控制指标),担心再次出现患者买不到药的情况。

  “肿瘤医院的药占比被压到30%以下,我们只能‘话疗’。”一位肿瘤医生无奈地调侃道。

  他所指的“话疗”,一种做法是使用疗效不佳、副作用明显的老旧抗癌药品种,并配以安慰;另一种做法就是给患者推荐其他购药渠道。韩晓晨说,约百余家药房加入了中华慈善总会的慈善赠药计划,肿瘤患者可以先在医院或这些指定药房全款买药,到达一定期限后,再向中华慈善总会申请领取赠药。

  然而,慈善赠药在费用负担、审核周期方面,不如使用医保目录内用药。韩晓晨说,一些慈善赠药计划中,患者自费用药的累积时间,往往已经接近于该药物的无进展生存期,比如:当年抗癌靶向药易瑞沙刚刚进入中国时,规定符合医学和经济条件的患者自费满6个月可以申请慈善赠药,审批还需要约2个月,但易瑞沙的平均耐药时间就在6个月左右,有一部分患者在批复慈善赠药不久即出现耐药,需要改为其他治疗方案,剩下的患者即使能够拿到慈善赠药,摊薄之后的用药成本还是很高。

  一位患者组织人士无奈的说,如果这些正规的用药渠道都被堵死,患者就只能选择购买非正规渠道的印度版、孟加拉版进口仿制药(所谓“外购药”),有的患者违法购买高纯度的原料药直接服用。

  从非正规渠道购买仿制药甚至原料药,这又回到人们一度热议的《我不是药神》的故事。

  随着抗癌药医保准入专项谈判告一段落,财新健康点获悉,下一步,国家医保局即将启动医保目录的常态化调整工作。对于包括抗癌药、罕见病用药、慢病用药等其他品种,药占比仍然是绕不开的弯。

  2017年,当时国家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对2017年版基本医保目录完成准入谈判工作之后,据《光明日报》报道,25岁的多发性硬化症(一种罕见病)患者苗苗心神不宁。对她来说,这种罕见病的特效药“倍泰龙”在北京的报销比例达到80%,患者个人每年仅负担2万元;坏消息是,倍泰龙进入医保整整一年,但在北京各大医院依然难觅踪迹,因此,苗苗等患者要去药店自费购买,一年开销依然是10万元——这是该款药进入医保前的患者负担。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