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体育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到不了的易到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26
摘要:易到又双叒叕让人给卖了 早就淡出大众视野良久的易到用车因为一份公开声明 再度让人想起了这家公司 但就如同黑暗天空中转瞬而过的烟火的余晖 立刻就又消失了 几

  易到又双叒叕让人给卖了。

  早就淡出大众视野良久的易到用车因为一份公开声明,再度让人想起了这家公司,但就如同黑暗天空中转瞬而过的烟火的余晖,立刻就又消失了。

  几年时间,便是另一番天地。

  成立于2010年5月的易到用车是国内最早的网约车平台之一,作为曾经被资本追逐的“独角兽”,到今日被人公开贱卖股份,易道这几年的故事非常具有戏剧性,但回顾过往,也有其兵败的必然逻辑。

  没有在该拿钱的时候拿到足够多的钱、卷入乐视系的危机、司机提现困难、去年高管出现的一系列丑闻,让当时在网约车市场中以“充100返100”迅速抓住用户的易到,在一件又一件的负面冲击之下,面目早已模糊不清。

  最终在等待易到的,将是怎样的归处?

  1

  一纸公告,像是宣判了易到的无期徒刑。

  最近的事情是,在1月21日,易到曾经的接盘侠韬蕴资本发布声明称,愿意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

  公告称,2017年6月份,韬蕴资本从乐视及贾跃亭处接手易到股份,中间固然有众多错综复杂的原因,但其中两个最重要的核心点是:

  其一,贾跃亭承诺易到整体负债不超过20亿元人民币;

  其二,中泰创展通过易到提供给乐视的14亿元欠款无需韬蕴资本承担。

  因此,韬蕴资本在2017年6月30日向易到提供首批6.3亿元款项,用于解决司机提现问题。

  根据声明中披露的易到资产负债变动情况显示,易到2017年6月份总负债为63亿元,用户余额17.7亿元,净资产-47亿元;2018年12月份总负债为34亿元,用户余额5.9亿元,净资产为-21亿元。

  按照韬蕴资本给出的口径,截至2018年12月份,对比初始值,韬蕴资本帮助易到降低负债近30亿元、降低用户余额近12亿元、提升净资产26亿元。

  此外,易到现有34亿元负债中28亿元为韬蕴资本向易到的垫款,实际上韬蕴资本在接手易到不到两年的时间解决了近60亿元债务问题。

  然而,在网约车这样一个重资本的行业,这一切都还远远不够。

  早前跟乐视贾跃亭一直交好的韬蕴资本,也因为与乐视之间复杂的债务纠纷彻底翻脸。对韬蕴资本而言,显然已经不堪重负。

  韬蕴资本在声明中称,易到目前开展业务城市100余个,拥有城市牌照60余个,数千万注册用户,数百万注册司机,任何一个有志于网约车布局的企业将业务开展到这一规模需要近百亿资金,现在韬蕴资本愿意以一半的价格出让易到股份。      资本的游戏,从来都是异常残酷。经多次易主之后,易到再一次等待被人接盘。

  有人推测过易到的结局,因为手握网约车牌照,低价出售的易到股权可能由独角兽公司接盘并后续想办法盘活。也有观点认为,网约车市场早就乾坤已定,基本没有改天换地的可能。

  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

  2

  说起易到,现在的人们或许会有些陌生。

  作为全国首个网约车平台,其前生今世故事的精彩程度,堪比影视剧本。

  故事要从2010年说起。易到所属的“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那时候程维还在阿里干销售,百度更搜不到网约车,就在一个懵懂的春末,易到悄悄诞生了。

  在创始人周航看来,“车”是符合未来发展趋势的,是巨头不会进入的行业,因为易到的成立周航也成了公认的“网约车鼻祖”。

  作为全国最早的网约车平台,甚至全世界最早的网约车平台之一,易到爆发出惊人的能量,迅速成长为资本市场耀眼的“超新星”,在随后的4年里,易到势如破竹般完成了各路融资,转眼间就坐稳了网约车市场的头把交椅。

  据说,在最风光的日子里,易到几乎独占了80%的市场份额,周航曾表示“在2014年前,整个中国的叫车领域都是我们的”。

  2012年时,在市场的某个安静角落里,滴滴与快的相续诞生了。与易到追求稳健的策略不同,二者可谓来者不善,初出茅庐,便立刻掀起补贴竞争,以近乎疯狂的姿态蚕食着市场的份额。

  面对其他平台的“小动作”,如日中天的易到是不以为然的,甚至不屑的。作为市场巨人的易到,并不愿意屈尊与这些新来的“小家伙们“短兵相接。

  常言道,骄兵必败。那个时候的周航远没有想到未来网约车市场竞争之惨烈。

  2014年后,相续有6家投资机构找到易到,想要进行新一轮的融资,但都被周航拒绝了,对此,周航曾表示“易到没必要拿股权去换那么多钱”但从随后的结果来看,这绝对是个天大的错误。

  3

  后来按照周航的说法“易到后来在市场上的失败,就是从2014年没有拿到融资开始的,那时,易到已经没有能力参与补贴大战,只能转着圈打外围,根本进不了核心战场”。

  2014年,恰恰是网约车市场的关键之年,在这一年滴滴和快的展开了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前无古人的补贴大战。

  滴滴通过天价补贴,1年时间就把一个创业公司拉到100亿美元市值的规模。

  2015年,在各路资本势力的暗中推动下,网约车市场的价格补贴大战迅速升级到了惊人的规模,事态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易到的预判。

  2015年2月,滴滴和快的宣布合并的时候,几乎已经到绝望边缘的易到以严重违反《垄断法》的名目向有关部门申请立案调查,但未能如愿。

  根据公开数据,整个2015年,滴滴烧掉了122亿元左右的人民币,平均每月烧掉10个亿。而Uber中国则烧掉了25亿美元,最后双方基本打平。

  根据一些司机朋友的说法,当时的乘客几乎每人都要安装四五个打车APP,各种补贴、红包几乎令乘客眼花缭乱。

  周航对此曾表示“当时我们做了无数的数学模型证明他们烧钱是不可持续的,就看看他们能烧多久,我们算账,觉得不会超过 90 天。”

  然而90天过去了,

  120天过去了,

  甚至一年也过去了,

  “人家就是能不断地融到资,继续往里烧。”

  此时的易到,虽然有来自于携程的资本和流量,但这个量却远不如腾讯与阿里来的猛烈。易到很快力不从心,无力回天。

  这场惨烈的烧钱大战,滴滴可以说是站到了最后的人。

  2015年,滴滴的日均订单已经达到了700万,抢占了巨大的市场份额,而此时易到的日订单量下降到了2万。

  周航曾说,“2015 年,这是我近二十几年里最痛苦的一年。” 可以说,易到由于对烧钱大战判断失误,导致错失良机,最终跌下神坛。

  4

  2015 年的大部分时间,周航整夜整夜地睡不着。

  “你一点钟睡,四点钟也起了。两个小时都是浅睡,很焦虑,极其焦虑。”

  2015年下半年,有传言易到的管理层已经开始担心员工的工资问题。恰恰此时,第一位接盘侠出现了。

  在周航最危难的时候,恰恰是乐视最风光的日子,2015年的乐视网(300104,股吧)的市值一度逼近1600亿元。

  同年10月,乐视以7亿美金拿到易到66.67%的股权,成为易到的控股股东。此后,周航沦为易到的第二股东,对易到的重大抉择话语权非常有限。

  11月份,重新充电的易到显示出了难得的活力和能量,随即展开了久违的反击,开始发动大规模充值返现。直到2016年6月底,易到的日均订单突破百万,一度“起死回生”。

  然而好景不长,大股东乐视突然遭遇重大危机。情况急转而下,易到自身的问题也随之爆发,车主提现难、供应商欠款,以及用户打不到车等连锁反应终于将易到推向了悬崖。

  此刻,易到创始团队与乐视的矛盾也达到了空前的激烈程度。

  2017年4月17日,周航发了一封公开信,曝出了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导致易到陷入了严重的资金断裂。18日,数百名司机聚集到北京中国技术大厦,讨要血汗钱,4月20日,周航与其他两位联合创始人发布联合声明,宣布正式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

  周航的易到之旅就此终结。

  刚过去的2018年,周航写了一本书,书名是《重新理解创业》。他说,写完了,也放下了。通过写作过程重不断反复和咀嚼,这是一个来自于创业者的途中思考,更像是大冒险后的真心话。

  在这本书的封面上,周航写道:从创业到投资,向外看世界,回到向内看自己。他说,归功于外,归因于己。

  5

  接下来,就该轮到第二名接盘侠韬蕴资本闪亮登场了。

  韬蕴资本成立于2014年5月,是一家较为典型的私募投资公司,虽然注册尚不到5年,但曾参与投资过许多知名项目,如摩拜单车、51信用卡、辽宁联航、北汽新能源、烈日影视、北京新机场周边地块等。也出现在许多上市公司股东名列之中,如上实发展(600748,股吧)、西安民生(000564,股吧)、首钢股份(000959,股吧)、甘肃电投(000791,股吧)和金证股份(600446,股吧)等。

  韬蕴资本因作为乐视的“深度玩家”而变得广为人知。据了解,韬蕴资本的大股东,80后的神秘富豪温晓东与贾跃亭相识在13年的一场饭局上,二者的许多微妙故事就此展开。

  温晓东系的资本曾多次投资乐视系,如乐视影业、乐视移动、乐视体育和乐视汽车,为乐视输血近40亿人民币。

  2017年乐视危机爆发时,乐视生态旗下的多项业务都受到很大的冲击,在乐视体系内各种关联交易错综复杂,易到的现金也被挪用。当时,温晓东的韬蕴资本匆忙帮乐视接盘易到,以5亿美元收购了易到的67%的股份。

  其实,这次温晓东的接盘也颇有点无奈的意味。由韬蕴资本控股75%的蓝巨投资是乐视的重要债权人之一,陷入危机的乐视拿不出钱来还债,于是出让67%左右易到的股权来偿还债务,作价5亿美元左右,其中绝大部分是以债务形式进行交易。

  也是就说,韬蕴资本所持有的易到的股份是债转股来的。在某次采访中,温晓东曾谈到关于易到的话题:“易到也从侧面反映了乐视手头有一些东西本身应该是不差的,但是只能说原来没有运作好。”

  但不幸的是,接手了易到的韬蕴资本随后也陷入了运气的低谷,风波不断,根本无力扶持易到。

  2018年12月11日,韬蕴资本因拖欠中融国际信托欠款,被法院采取限制消费令,温晓东本人也成了不能坐高铁飞机、住星际酒店和进行其他高消费行为的“老赖”。

  而在他口中,此前“没有运作好”的易到,业务几乎陷入了停滞,而且还不断有负面曝出。

  2018年11月16日上午,网约车平台易到的政府事务部总监吕艺于前一天晚上发邮件,炮轰易到CEO巩振兵,称其欺凌员工,用威胁开除GR的理由逼自己给他磕头,甚至连磕了7个头。随后此后易到作出两次正式回应,但是此事对易到依然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最后,巨额负债、错从复杂的股东关系等等隐形的遗留问题,依旧困扰着易到。曾经放言“把它做起来”,“愿意和易到共同成长”的温晓东,这次也要“断舍离”了。

  (还没看够,猛戳下方图片)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来咖智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