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网络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这帮死磕技术的理工男造了一支笔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2-31
摘要:允中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回顾教育硬件这个赛道,人们的记忆还总是停留在“哪里不会点哪里”带来的风潮,彼时已经是十多年前的故事。当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占据了人们大部分的业余时间,专注学习场景的教育硬件赛道,成为一条有刚需却

允中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回顾教育硬件这个赛道,人们的记忆还总是停留在“哪里不会点哪里”带来的风潮,彼时已经是十多年前的故事。当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占据了人们大部分的业余时间,专注学习场景的教育硬件赛道,成为一条有刚需却艰难的道路。

而颠覆式创新永远是被行业的外来者打破的。

12月初冬,西二旗附近的一家餐厅正进行着一场庆功宴,一百来人围着一块一米长的庆祝蛋糕,上面印着刚刚发布的网易有道词典笔3

这帮死磕技术的理工男造了一支笔

这是发布会后的第一个周五,这群来自不同部门、连轴转加班超过两个月的人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轻松地迎接一个完整的周末,热烈的气氛,让人忘了室外北京零下的温度。

走到第三代的有道词典笔,已经成为教育硬件领域当仁不让的明星产品。在刚披露的Q3财报中,以有道词典笔为主的智能学习硬件贡献收入为人民币1.63亿元,成为网易有道的第二大营收来源。

一支笔的背后,是一群坚持技术理想的人,与消费市场碰撞、融合,打出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事。

初心

2015年8月,凌辉在清华博士毕业前夕加入网易有道,成为同为清华计算机系毕业的“学长”周枫亲自带的CEO实习生。刚一来,他便投入了有道词典Mac版的开发。

当时奔着CEO做mentor的福利而来,一年之后,经历了产品研发“洗礼”的凌辉选择正式加入有道,一年之后,他成为了时任有道最年轻的技术总监。

回顾这几年,凌辉发现几乎每一年自己面对的事情都是完全不一样的:2016年,有道的技术团队还在做APP应用的开发;2017年,团队开始做算法模块、离线化、AI等方面的突破;2018年开始尝试将现有积累的技术落地到完整的硬件产品当中。

整个2018年,凌辉全身心投入了硬件产品的研发,当时团队想研发的产品是针对商务场景的硬件产品有道翻译王。到了年底,做出产品的凌辉发现了一个更难的挑战:翻译硬件的市场没有当初想象中的刚需,怎么把它们卖出去?

这帮死磕技术的理工男造了一支笔

彼时,网易有道的硬件团队人员尚不完备,是各个部门拉人拼出来的“草台班子”,没有人负责产品的供应链、销售等业务,也没有人懂做个硬件出来和过去有道开发一款APP实际差别有多大。眼看新品初期销量惨淡,年轻气盛的凌辉看不下去:“哪怕我就一个人自己背着个包,去城里的各个门店敲门推销,一个月销量可能也不止这么点!”

产品就是团队的孩子,凌辉不愿看团队前期的心血付诸东流,他决定去做那个挑大梁的人。他找到周枫,立下“军令状”:“给我三年时间,硬件业务做不成我就滚蛋,所有工资连带利息都还给公司!”

谁都没想到,仅仅隔了一年的时间,2019年8月,研发一年之久的有道词典笔2发布,一经推出成为爆款,硬件业务销售额在这一年实现了5倍速的增长。曾经销售惨淡的出货量,短时间内走上几万、几十万台的规模。在同年年底的员工大会上,有道词典笔2拿下了网易有道“2019明星项目”大奖。

业务基本面快速改善,支撑团队向前发展。有道开始搭建专业的数据化系统,整个硬件业务运行的流程都能被其追踪,包括产品的激活情况、用户使用数据、实际售卖数据,以便团队了解真实的市场和用户需求。

在凌辉看来,从有道词典笔2代开始,整个硬件团队要开始瞄准去突破学习场景下的教育硬件品类。

但什么是教育硬件?

有道词典笔推出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市场上打着教育标签的硬件产品还是传统的学习机、复读机、点读机等,要么在市场淘汰边缘,要么已经很久不再有任何创新、靠着收割着教育焦虑的流量。相比这两年火热的智能小家电品类,囊括了煮蛋器、空气炸锅、扫地机器人……应有尽有,回头看教育硬件市场,品类单调,几乎是一个蛮荒之地。

破局

网易有道在2019年10月上市时候,给自己的定位是智能学习公司,要将技术转换成以用户为需求中心的产品落地,而非只是披着AI技术外衣的不能场景落地的产品。

有道内部的文化一向实行“放养”政策,放开手,给与团队足够的自由,从而实现自下而上的创新。这种策略有利有弊,短期看,领头人不事必躬亲,会让团队错失一些需要迅速决策的短期风口,但是长远看,“放养”可以让团队成长得更快,触达更多的未知领域。

有道词典笔就是这么诞生的。

2018年前后,有道开始试水了翻译蛋硬件之后,网易有道高级副总裁、也是有道的001号员工吴迎晖找到一个在深圳创业过的硬件人士面谈,他本意是想拉人加入团队一起做硬件业务,在双方的沟通碰撞中,吴迎晖发现围绕查词做款硬件可能有些出路,特别是对于当时有道来说,现成的有道词典词库可以随时调用,于是他直接让广州的同事做了一个SDK打包交给了网易杭研团队联合开发搞。

同时期,有道硬件团队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翻译机二代产品有道翻译王的研发上,并没有给词典笔业务太多关注,最终,有道词典笔一代出来之后低调地开始在严选平台上架售卖。

这帮死磕技术的理工男造了一支笔

虽然没有太多营销预算投入,但彼时产品销量跟同时期的有道翻译王销量在同一水平。要知道,有道翻译王在翻译机品类算是比较成功的产品,整个市场份额居第二,仅次于科大讯飞。

有道硬件产品经理高智河在2018年7月加入有道,正好赶上有道翻译王产品收尾上市,上市后表现不如预期,他非常沮丧。随即,产品团队开始疯狂地选择新的方案,每一个产品经理手里看着三四个产品,一周出一个产品方案或者调研。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