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金融

银行

旗下栏目: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

27军军长怒砸黑社会2个小时的直播人气爆棚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7-26
摘要:济南时报 请保留版权


27军军长怒砸黑社会2个小时的直播人气爆棚



27军军长怒砸黑社会2个小时的直播人气爆棚



27军军长怒砸黑社会2个小时的直播人气爆棚



  

长清区副区长刘永亭(右)(资料照片) 济阳区副区长白宝强(右)(资料照片)
  春天来了,网络直播大军中的“带货县长”在向阳而生。继商河“网红县长”之后,长清区副区长刘永亭、平阴县副县长游伟民、济阳区副区长白宝强也加入直播阵营,疫情中原本滞销的农产品变身为抢手货。现场试吃、打折销售、秒杀等网红主播常用的方法,让网友们看到了“县长们”更接地气和“反差萌”的一面。
  领导干部缘何要“争当网红”,背后折射出怎样的变化?26日,济南第一个直播带货的“网红县长”——商河县委常委、副县长陈晓东接受新时报采访时说,领导干部做直播并非想当网红,而是主动接纳利用好新媒体手段,引导、培养和带领当地企业家、村民成为真正的网红,改变农特产品的传统销售模式,为百姓带来利益,“我们的职责就是为他们做好服务。”
“县长直播”火了全国多地“县长”直播济南一个月就有三人首播
  “这是第一次做直播,刚开始时心情有些忐忑,主要是担心直播达不到预期效果。”27日,刘永亭向新时报记者说,几天前他代言长清区特色农产品直播,“随着直播进行,销售火爆,自己把注意力都转移到介绍和宣传方面,也适应了直播节奏,心情逐渐放松下来,2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直播中,三花鹅蛋5次上线。几秒钟,500箱鹅蛋、100箱芦花鸡蛋一扫而空;约5分钟,100份灵岩御菊、90盒蒲公英茶售空……第一次直播,刘永亭经历了“秒售罄”。
  3月9日,济阳区副区长白宝强首次直播,与济阳区农业农村局的局长焦玉印进行了一场直播销售PK,销售了垛石西红柿4000余公斤、黄河大米1250公斤、其他特产1700余单。此后,平阴县副县长游伟民也开启“主播”生涯,镜头前吃起鲜花饼,向网友介绍口感,2个小时的直播人气爆棚,仅微博关注度就达42万人次。
  27日下午,因为年前一段32秒“县长吃扒鸡”短视频火爆网络的商河县副县长王帅说,疫情发生后他做了七八场直播,最近一场仅用10秒钟就卖出200个西瓜,不得不紧急下线了商品。“疫情期间,各乡镇领导都在直播,有的农户天天直播,农特产品的销售达到了期望值。”
  新时报记者梳理相关报道发现,山东曹县的县长梁惠民汉服出镜、广西与新疆的两个副县长同屏连麦……全国不少区县的“县长”加入直播带货阵营,销售成绩出色。
“网红”频现背后
让农户少受损失亲身示范怎么做“网红”
  “说实话,我以前极少关注网络直播。这次受疫情影响,当地有农业企业和农户在经营中受到损失,有农产品出现滞销现象。”刘永亭说:“我们采取了多项措施帮助农业企业恢复生产经营,通过直播平台带货帮助农户解决部分农产品销售困难,为优质农产品做品牌推广,这也是疫情发生后考虑已久的事情。”
  刘永亭在直播前一周,学习观看了大量直播视频,联合相关部门筛选长清寿茶、孝里小米等农产品,“当时想通过直播把特色农产品宣传出去,帮助企业和农户解决困难,为社会提供更优质的农产品,尽最大力量将疫情影响降到最低。”
  据悉,梁惠民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疫情改变了人们的思维和消费方式,曹县必须抓住机会,创新电商模式,推动产业发展,“只要对产业有利、对企业和群众有利,我愿意直播带货。”
  商河县是“2019淘宝直播村播试点县”。陈晓东也是山东第一个尝鲜“网红”的县长。“这么多区县同事尝试利用新媒体、新的商业模式,实实在在帮助农民致富和产业发展,这是很好的事情。大家都不是为了当网红,行为也不应该常态化。我们主动接纳利用新媒体手段,引导、培养和带领当地企业家、村民成为真正的网红,我们的职责就是为他们做好服务,比如他们解决不了的仓储物流等。”
  王帅认为,网上直播带货对村民是新生事物,“我们通过宣传让他们直播,还不如亲身示范,这样会更直接有效。在大家意识中,让手机变成农具,直播成为农事生活,最后老百姓获益,这才算成功。”缘何网友“买账”
语言和行为“反差萌”能和不同群体“唠一块儿”
  “前几天,我戴着口罩去逛超市买日用品,竟然被网友认了出来。”王帅笑着说。2019年底他在直播中模仿网红李佳琦,手握扒鸡,喊出“所有女生,你们的魔鬼来喽”,语气和表情夸张,一口气吃下4只扒鸡,颠覆了网友对官员的印象,“到现在,这款扒鸡卖了6万多只,因为产量原因,网上很难买到了。”
  在王帅看来,想做好网上直播,还应该研究每款产品对应的消费群体,学习网络语言,“你要能跟他们聊到一块儿。如果粉丝是90后,就要以90后心态聊天,以他们的语言和方式交流。”这是王帅总结的直播经验。“网友在直播间里是很自由的,如果你说话像作报告一样,大家都走了,只能尬聊。要想办法讨好粉丝。”
  王帅平时在工作生活和直播镜头前的表达方式有很大“反差萌”。“家人和以前的同事说很少看到我这么活泼的一面。孩子眼里的我比较严肃,自从她在电视上看过我的直播视频后,还学会了我的说话方式。”
  在微视、抖音、快手等平台王帅均有账号,其中一个号坐拥粉丝近60万。“这些账号会发布一些我在田间地头介绍产品的短视频,开设了小店,春节后给村民和业户卖了100多万元货物。”为此,当地不少商家经常找王帅,邀请他加入自己的直播,增加货品流量。
  从直播小白到熟稔直播套路,王帅在不断付出。他的直播都选择中午和晚上,“这两个时间段是大家吃饭空闲时间,收看的人数相对多一些。”他的每场直播通常达2个多小时。
走红后的思考
吸粉量要转变为销量产品包装、物流和售后应跟上
  “县长直播带货”频现,在新媒体直播平台上,他们的人气流量多在几十万以上。其中,济南日报报业集团的舜网也推出“县长来了”专题电商助农直播活动,目前已举办7场直播,分别邀请济南市商务局、长清区政府等相关领导进入直播间为滞销农产品代言,累计观看人数超百万。
  如此大的粉丝基数,该如何转变成产品销量?在陈晓东看来,想取得好的带货效果,还要在直播之外下功夫。“直播解决了传播渠道问题,可以由单向购买转成双向互动,消费者可以讨价还价,也可以咨询产品包装、注意事项。此外,由县长背书也能提高产品公信力。”
  “如果一次直播粉丝数很高,产品销量却不高,这就要思考产品包装、设计、物流及售后的问题了。”陈晓东说,网上对产品的反馈很及时,负反馈比正反馈传播更快,一个小差评就能给一款网红产品关了“禁闭”。为此,商河县去年还举办了农产品包装设计大赛。
  “直播带货不能流于形式主义,不能播一两次就完事,应该持续下去。”陈晓东认为,直播电商背后都有较复杂且完整的产业链,应该保证每一个环节不出问题。
  目前,商河县做直播的村民非常多,还成立培训机构培养网红。疫情期间,王帅和县里各街镇干部都在直播,“很多村民天天直播卖货,所以农产品销售效果较好。”新媒体时代,通过网络直播带货,改变了传统销售模式,也推动了乡村振兴的进程和发展。(新时报记者丁国彬)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